古诗江南汉乐府(古诗江南汉乐府带拼音)

频道:cq9电子娱乐 日期: 浏览:5

自由文学网给大家整理了一些关于古诗江南汉乐府和古诗江南汉乐府带拼音的问题,希望可以解决大家的问题,一起来看下吧。

[古风乐府]序文

近日,偶得一文赋,辞句可人,文采斐然,不知何人所作,亦不知作于何时何地,故以《无名赋》名之。咏读再三,多有不尽之感,作者其用意深也,故强为之注,暂附貂尾,以待大方之人,钩玄探隐,庶几收切磋琢磨之效。

     无名赋

    夫人之而立,言之未行,空藻思于风雅,枉文情于典坟。折桂中天,隔胪诏而衣素,吹梅上林,去梓宫以心灰,其雕龙之无用,吐凤之何偿?思及袁推名之倚马,骆传才于咏鹅,其本无别方,皆有所遇,是梧桐之抬举于东风,枇杷之扬播于西川尔。

    然陆海潘江,常湮灭于羽野,彩笔花文,每沉寂于琴台,故绛芝之庭广拓,户罗朱紫,红丝之砚远搜,室列丹青,终流水之归于辽海,凌云之赖以长风。必存乎远志,栉之余情,于焉时相洽合,立韵也之绝无,道犹赓契,集诗者以大有。诵青皇之三月,习白帝之九秋。其不乐乎?

    旧齿新眉,无簪组之纷扰,青衿红袖,有花叶之朝夕。啭莺燕府,跃鲤蟾宫,黄梅之雨以滋荣,红杏之烟而笼渥。星瞻因以云聚,击钵先传,河泻是而江奔,鼓瑟纷呈。薛校书之春风,十里弗如,李卷帘之夜雨,千秋犹在。复乃趋冠东山,凤韶率舞,遗髻西园,牛曲绝闻。仿兰亭之曲水,竹素雕声,假梓泽之舞盏,碑墨刻文。窗纵风雨,枕阅闻鸡,客即星霜,席读望兔,乃夫桂影青书,有偷光凿壁之观,棠花绛帐,藉负笈从游之愿。

    于焉青春照日,风暖出莲之水,沧海行槎,晴澄归棹之天。借烟花之三月,因情绪于十分。乃集韵联吟,出类拔萃,其络采惊瞻,傅粉兴谈,端容铜镜,眉凝五言之色,雅态冰衔,唇开四韵之光。字竞桃红,裁韵萤光之院,书吟萼绿,分联竹雨之檐。珠玉成于一气,射覆听之三喧,或画仲姬之妙竹,或赋王母之灵飞,吐绿攒朱,璋分璧合。举金杯而宴席,剔玉蜡而同榻,霓裳其依之旧谱,起舞东厢,广陵以循之绝调,鸣琴北浦。浩唱葛天,垂朱华之密露,奥词丛云,扬渌水之洪波,呼芳国之绘彩,曰香域之迷朱。

    夫雾洽风慈,星平海谧,明月楼中,月姊为之弱步,绛河岸上,星娥与之传梭。兰情水盼,传洛浦之薛笺,鸿弦象管,赠蓬山之巩佩。心结灵犀之线,手系彩丝之缕,指合欢之有树,视独处其无根,同林眷鸟,忍分飞以伯劳,连珠成雁,幸相逢于日月,树栖女床之鸾,雅地幽情,锦托阆苑之鹤,高天远梦。岁更月转,怀抱依然,山重水复,相知如旧。

    其高门趺坐,是心平于铜波,长风傲跃,即身下于玉嶂。会者穷白首之心,离者留青云之志,沧海有滞,门庭容安,犹绿蚁之无尘,且青鸟之有信,扫径开蓬,子美迎其倒冠,造池成醉,太白赏之接篱。俱冀韵也之大风,传诗者之远著。心不安哉?情实有也。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2:55:00

    夫人之而立,言之未行,空藻思于风雅,枉文情于典坟。折桂中天,隔胪诏而衣素,吹梅上林,去梓宫以心灰,其雕龙之无用,吐凤之何偿?思及袁推名之倚马,骆传才于咏鹅,其本无别方,皆有所遇,是梧桐之抬举于东风,枇杷之扬播于西川尔。

    夫人之而立,言之未行,空藻思于风雅,枉文情于典坟。

    而立:谓三十而立,即一个人的人格的确立和成熟,非平常所说的“成家立业”,在本文此处应仅指年岁已到而立之年。 《论语.为政》:“子曰:十五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

    言之未行:《论语.为政》: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大戴礼曾子制言篇》:“君子先行后言。”

    藻思:文采辞藻之谓也,陆机《文赋》:“或藻思綺合,清丽千眠。”

    风雅:诗也,《诗》六体,“风雅颂,赋比兴”,风雅居其二。此言诗词歌赋文章也。和下文“典坟”对。

    文情,文章思想内容之谓也。刘勰 《文心雕龙.知音》云:“文情难鉴,谁曰易分。”

    典坟:三坟五典也,此谓典籍矣。《左传.昭公十二年》:“左史倚相趋过,王(楚灵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三坟,三皇之书,三皇,伏羲,神农,黄帝之谓矣;五典,五帝之书,五帝,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谓矣。

     “空藻思于风雅,枉文情于典坟”两句互文,言为文作书华而不实,矫揉造作,引经据典,言之无物,司马相如之赋可为一例。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2:59:00

    折桂中天,隔胪诏而衣素,吹梅上林,去梓宫以心灰,其雕龙之无用,吐凤之何偿?

    折桂:常谓科举及第,“蟾宫折桂”的简称。《晋书.郤诜传》:“武帝于东堂会送,问诜曰:‘卿自以为如何?’诜对曰:‘臣鉴贤良对策,为天下第一,犹桂林之一枝,昆山之片玉。’”杜甫《同豆卢峰知字韵》:“梦兰他日应,折桂早年知。”宋张抡《满庭芳.寿杨殿帅》词:“流庆远;芝兰秀发,折桂争先。”

    中天:天之中,言其一举及第天下知的意气风发,也暗指作者正处建功立业的大好年龄。杜甫《后出塞》诗:“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

    胪诏:此谓科榜高中的诏书。

    吹梅:笛吹奏出《梅花落》的凄凉悲怨的曲调。《乐府杂录》:"笛者羌乐也,古有《梅花落》曲。李清照《永遇乐落日熔金》“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上林:上林苑的简称,代指皇庭。

    梓宫:帝、后之棺也,取自《汉书.霍光传》。此亦代指皇庭,同“上林”,非指帝崩后薨也,书不行其时,才难见赏之意。

    雕龙:指文章如雕龙纹一样精细严密,语出《史记.孟子荀卿列传》:“驺衍之术迂大而闳辩;奭也文具难施;淳于髡久与处,时有得善言。故齐人颂曰:“谈天衍,雕龙奭,炙毂过髡。””

    吐凤:称颂文才或文字之美,语出《西京杂记》卷二:“ 雄(扬雄)著《太玄经》,梦吐凤凰,集《玄》之上。”唐王勃《乾元殿颂》序:“词庭吐凤,玩鸟迹于春黉;书帐翻萤,阅虫文于夏阁。”

    以上谓年已而立,难孚盛名,未得正位,抱负空托,素衣寡欢,心灰意冷,吹笛自伤,叹有才难展,有志难伸。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01:00

    思及袁推名之倚马,骆传才于咏鹅,其本无别方,皆有所遇,是梧桐之抬举于东风,枇杷之扬播于西川尔。

    袁推名之倚马:袁推名指袁虎(袁宏),推名,官职谓。倚马,倚马万言简称,谓才思敏捷。《世说新语•文学》:“桓宣武北征,袁虎时从,被责免官。会须露布文,唤袁倚马前令作。手不掇笔,俄得七纸,殊可观。”

    骆传才于咏鹅:骆传才指洛宾王,言其七岁能诗,《咏鹅》:“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世谓神童。

    其本无别方,皆有所遇:言袁宏、骆宾王才能赏没有大的差别,但机遇不同,造成人生轨迹迥异。袁宏遇桓温器重,得入吏部,授东阳太守,而骆宾王从徐敬业,处以反逆,生死不明。时也?命也?

    梧桐之抬举于东风:谓文采风流若得人赏识,如梧桐之藉东风,自会声名远播,为人传诵。元稹《襄阳为卢窦纪事》“花枝临水复临堤,闲照江流亦照泥。千万春风好抬举,夜来曾有凤凰栖。”

    枇杷之扬播于西川:指薛涛事,意同“梧桐”句。樊增祥《满庭芳》“万里桥边,枇杷花底,闭门销尽垆香。孤鸾一世,无福学鸳鸯。十一西川节度,谁能舍,女校书郎。”王建《寄蜀中薛涛校书》“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扫眉才子知多少,管领春风总不如。”望江楼公园有楹联:“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批把,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雨,要平分工部草堂。”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03:00

    然陆海潘江,常湮灭于羽野,彩笔花文,每沉寂于琴台,故绛芝之庭广拓,户罗朱紫,红丝之砚远搜,室列丹青,终流水之归于辽海,凌云之赖以长风。必存乎远志,栉之余情,于焉时相洽合,立韵也之绝无,道犹赓契,集诗者以大有。诵青皇之三月,习白帝之九秋。其不乐乎?

    然陆海潘江,常湮灭于羽野,彩笔花文,每沉寂于琴台。

    陆海潘江:原谓文才很大,如江海量,此处指文章学说。钟嵘《诗品》:“陆才如海,潘才如江。”陆:陆机;潘:潘岳。唐王勃《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羽野:羽山之野,羽山,鲧殛处,代指远离京师,蛮荒不毛之地。贾宝玉《芙蓉女儿诔》“高标见嫉,闺闱恨比长沙;贞烈遭危,巾帼惨于羽野”。

    彩笔:江淹少时﹐曾梦人授以五色笔﹐从此文思大进﹐晩年又梦一个自称郭璞的人索还其笔﹐自后作诗﹐再无佳句。后人因以"彩笔"指词藻富丽的文笔。

    花文:即“华文”,意同“彩笔”,亦谓文章绚丽多姿。

    琴台:司马相如之琴台,采其未仕之时,当垆买酒事。岑参《司马相如琴台》:“ 相如琴台古,人去台亦空。台上寒萧条,至今多悲风。荒台汉时月,色与旧时同。”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05:00

    故绛芝之庭广拓,户罗朱紫,红丝之砚远搜,室列丹青,终流水之归于辽海,凌云之赖以长风。

    绛芝之庭:喻良好的环境。《孔子家语》子曰:“与善人居,如人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

    户罗朱紫:罗,列也,朱紫,朱衣紫绶,即红色官服,紫色绶带,古代高级官员的服饰。白居易《偶吟》:“久寄形於朱紫内,渐抽身入蕙荷中。”

    红丝之砚:传统名砚,产于青州,以砚石中有红纹如刷丝著名,在宋代曾长时间独领风骚,被苏易简在《文房四谱》中列为天下名砚之首。

    以上二句言,庭广拓故绛芝生,所以才户罗朱紫;砚远搜故得红丝,所以才室列丹青。芝砚因人而显,因人而荣。

    流水之归于辽海,凌云之赖以长风:归,依归也;赖,凭赖也。为什么水长流,是因为有辽海做依归,为什么能凌云,是因为有长风做凭赖。

    子曰:“芝兰生于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同是兰花,一生于广庭,一生于深谷,虽芬芳同,但遭际异,不幸生于深谷,只能空谷幽兰,孤芳自赏,想披朱挂紫岂可得?同是红丝石,一被大家搜罗,一遗留于深山,虽材质同,则一为名砚,一位顽石,更是天壤之别。

    “其本无别方,皆有所遇”,时也?命也?

    “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易》曰:“潜龙勿用”,其此之谓欤?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07:00

    必存乎远志,栉之余情,于时焉相洽合。立韵也之绝无,道犹赓契,集诗者以大有。诵青皇之三月,习白帝之九秋。其不乐乎?

    栉:《说文》。梳比之总名也。此作动用,梳理也。

    立韵也之绝无:倒装,立绝无之韵。绝无,谓语言风格标新立异,不落俗臼,别具一格。

    道犹赓契:赓,通“庚”,缺损意,《管子•国蓄》“智者有什倍人之功,愚者有不赓本之事”。契,合也。言文章虽已经“存乎远志,栉之余情,于时焉相洽合。立韵也之绝无”,但依然有不完美的地方,需要用诗化的语言来表达它,“集诗者以大有”。

    大有:易卦名。易曰:“大有,元享”。《彖》曰:“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赞其美盛也。

    此句以“必”字起首,表承接上文,极言为文为人之难。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裏子产润色之。 (《论语.宪问》),即此之谓也。

    青皇:青帝也,上古之帝,司春者也,又谓苍帝﹑木帝。为避和下文“白帝”重,故作“青皇”,使行韵优美。《幼学琼林》:“东方之神曰太皋,乘震而司春,甲乙属木,木则旺于春,其色青,故春帝曰青帝”

    白帝:上古之帝,司秋者也。《幼学琼林》:“西方之神曰蓐收,当兑而司秋,庚辛属金,金则旺于秋,其色白,故秋帝曰白帝。”

    九秋:整个秋季共分为九旬,故古人有时也用“九秋”来代称秋天。晋张协 《七命》:“晞三春之溢露,遡九秋之鸣飇。”

    “三月”“九秋”句互文。春秋表年岁,谓诵诗书,习礼乐,终年不绝,自得其乐。《礼记•学记》: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

    “少时学语苦难圆,只到功夫半未全,到老方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尽人事,听天命, “安时而处顺”,“岁寒,知松柏之后凋”,亦乐矣。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10:00

    旧齿新眉,无簪组之纷扰,青衿红袖,有花叶之朝夕。啭莺燕府,跃鲤蟾宫,黄梅之雨以滋荣,红杏之烟而笼渥。星瞻因以云聚,击钵先传,河泻是而江奔,鼓瑟纷呈。

    旧齿新眉,无簪组之纷扰,青衿红袖,有花叶之朝夕。

    旧齿:谓耆旧故人也。指男子,和下句“青衿”对,《文选.;陆机<门有车马客行>》:“亲友多零落,旧齿皆彫丧。”

    新眉:谓新友也。眉多指美丽女子,和下句“红袖”对,《释名》:“眉,媚也,有妩媚也”。

    簪组:冠簪和冠带,谓官职也。柳宗元《溪居》:“久为簪组束,幸此南夷逐,闲依木乃邻,偶似沙漠客,晓耕翻露土,夜傍尚屋羊,来往不逢人,长歌楚天黄”

    青衿:衿,衣领;青衿,青色衣领,此处指青少年,和“红袖”对。《诗经.;郑风.;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红袖:原指女子的艳丽衣衫,代指美艳女子。席佩兰《天真阁集》:“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后世化伴为夜,“红袖添香夜读书”,更添暧昧。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桃色梦”。

    有花叶之朝夕:花叶,《佛经》记载“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朝夕,早上与晚上,代指一天,表示很段的时间。用“彼岸花”千年之不遇,来反衬今日“朝夕”之相处,极言此情之可羡,之难得。

    乐其所乐则无案牍劳形,爱其所爱而有不争朝夕。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13:00

    啭莺燕府,跃鲤蟾宫,黄梅之雨以滋荣,红杏之烟而笼渥。星瞻因以云聚,击钵先传,河泻是而江奔,鼓瑟纷呈。

    啭莺燕府:啭,鸟鸣也。唐•温庭筠《寒食前有怀》:“残芳荏苒双飞蝶,晓睡朦胧百啭莺。”。燕,晏也,闲适貌。莺歌燕府,言安适丰足,其乐融融。

    跃鲤蟾宫:蟾宫,月也。许昼《中秋月》诗:“应是蟾宫别有情,每逢秋半倍澄清。”后特指谓科举折桂也。李中《送黄秀才》诗:“蟾宫须展志,渔艇莫牵心。”。此处当取其引申意,代指富贵之家。跃鲤,实景,跳跃的鲤鱼,和上句“啭莺”对,非“里鱼跃龙门”之意。此句意同上句,从不同方面写景。

    黄梅之雨以滋荣,红杏之烟而笼渥:互文。荣,花繁盛貌。渥,沾濡也,土地貌。

    星瞻:谓观星以占也。唐崔致远《应天节斋词》之一:“星瞻北极,乃当诞庆之辰。”

    击钵:熏香以限时矣。古诗会,熏香以烧系钱,钱落如击钵,脆响以告时终。

    河泻江奔:明言宴乐之盛,鼓瑟和鸣,暗指人心欢极。

    “星瞻”“ 河泻”两句,由前四句写景,转入写人,前句写游戏之热闹,后句写声乐之润耳。此六句,反复咏叹,极言眼前胜景之美好。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14:00

    薛校书之春风,十里弗如,李卷帘之夜雨,千秋犹在。复乃趋冠东山,凤韶率舞,遗髻西园,牛曲绝闻。仿兰亭之曲水,竹素雕声,假梓泽之舞盏,碑墨刻文。窗纵风雨,枕阅闻鸡,客即星霜,席读望兔,乃夫桂影青书,有偷光凿壁之观,棠花绛帐,藉负笈从游之愿。

    薛校书之春风,十里弗如,李卷帘之夜雨,千秋犹在。复乃趋冠东山,凤韶率舞,遗髻西园,牛曲绝闻。仿兰亭之曲水,竹素雕声,假梓泽之舞盏,碑墨刻文。

    薛校书之春风,十里弗如:薛校书,即薛涛,参考“枇杷之扬播于西川”注,不累叙。杜牧《赠别二首》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此句以春风之婉约,盛赞薛涛之风采。并用杜牧的赠妓诗描述之春风,来暗含薛涛之“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也间接点明其艺妓的凄凉身遇。

    李卷帘之夜雨,千秋犹在:李卷帘,李清照也。李清照《如梦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此句盛赞李清照诗词千古流传,历久常新。

    趋冠东山,凤韶率舞:东山,谓谢安也。凤韶:美曲也。李白《携妓登梁王栖霞山孟氏桃园中》:“谢公自有东山妓,金屏笑坐如花人。”此句写安石公名士风流。

    遗髻西园,牛曲绝闻:遗髻,极言乐甚,不知髻落;西园,曹植,人称“西园公子”;牛曲,指曹植咏牛之《七步诗》:“两肉齐道行,头上带凹骨。相遇块山下,郯起相搪突。二敌不俱刚,一肉卧土窟。非是力不如,盛气不泄毕。”此句感慨佳作之难再得,暗赞曹植之大才。

    仿兰亭之曲水,竹素雕声:兰亭曲水,谓王羲之友众兰亭贤集,曲水流觞,临溪赋诗,畅叙幽情。竹素雕声,谓雅名流青史也。

    假梓泽之舞盏,碑墨刻文:梓泽,晋石崇金谷园,崇常于此会友舞盏唱和。舞盏,杯筹交错貌。碑墨刻文,同“竹素雕声”。

    以上四句都是对时光易逝,欢愉短暂,胜景不再的感慨,后人只能临迹凭吊,缅怀风范,抒发幽思仰慕之情。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9 23:16:00

    窗纵风雨,枕阅闻鸡,客即星霜,席读望兔,乃夫桂影青书,有偷光凿壁之观,棠花绛帐,藉负笈从游之愿。

    窗纵风雨,枕阅闻鸡:闻鸡,鸡叫,通常指三更时分。窗外即使风雨如晦,但依然在枕上读书到鸡叫三更。此写居家。

    客即星霜,席读望兔:客,住店;星霜,夜色貌,指很晚投宿。兔,即房兔星,望兔,指月上中天,也是大概三更时分。此句写出门在外。“窗纵”句,“客即”句,互文,无论居家还是离家,都刻苦咏读到很晚时分。

    桂影青书,有偷光凿壁之观:桂影,即月影。青书,使书青,指读书过于入迷,不知日沉月升。偷光凿壁,即凿壁偷光,典出《汉书.;匡衡传》:“匡衡,字稚圭,勤学而无烛,邻居有烛而不逮,衡乃穿壁引其光,以书映光而读之。”借匡衡之故事写求学之心切。

    棠花绛帐,藉负笈从游之愿:棠花,唐棣之花,《论语.子罕》:“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而思?室是远而。”。绛帐,红色的帷帐。由于马融常坐在绛帐里授徒,故后人用此典做师长或讲座的尊称.。《后汉书.马融传》:“居宇器服,多存侈饰,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此句写对良师益友之渴望。

   作者:俗部 回复日期:2009-1-9 23:42:00

    有壬有林,有文有繡,三石兄好才学。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5:23:00

    于焉青春照日,风暖出莲之水,沧海行槎,晴澄归棹之天。借烟花之三月,因情绪于十分。乃集韵联吟,出类拔萃,其络采惊瞻,傅粉兴谈,端容铜镜,眉凝五言之色,雅态冰衔,唇开四韵之光。字竞桃红,裁韵萤光之院,书吟萼绿,分联竹雨之檐。

    青春照日,风暖出莲之水:句意浅白,无典,不注。

    沧海行槎,晴澄归棹之天:槎:筏也,《论语.公冶长》:“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澄,清也,使混乱局势得以安定,《世说新语.德行》:“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天,天下也,非实体之天空。此句指谢安海上泛舟故事。《世说新语.雅量》:“谢太傅盘桓东山时,与孙兴公诸人泛海戏。风起浪涌,孙、王诸人色并遽,便唱使还。太傅神情方王,吟啸不言。舟人以公貌闲意说,犹去不止。既风转急,浪猛,诸人皆喧动不坐。公徐云:‘如此,将无归!’众人即承响而回。于是审其量,足以镇安朝野。”如此雅韵,实在令人心向往之,连诗仙太白都情不自禁当起了追星族,为此事赋诗一首《与南陵常赞府游五松山》:“安石泛溟渤,独啸长风还。逸韵动海上,高情出人间。”

    借,因:藉也,趁着的意思。

    烟花三月:形容阳春三月时烟雾迷蒙、繁花似锦的美景,典出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

    集韵联吟:集韵,大家用同一个韵脚作诗词,类似于常见的“步韵”“次韵”。联句,大家轮流出句,共同完成一首诗词。

    出类拔萃:远远超出同类之上。多指人的品德才能。《孟子.公孙丑上》:“出于其类,拔乎其萃,自生民以来,未有盛于孔子也。”

    惊瞻:谓惊而慕矣。 唐杨炯 《<王勃集>序》:“西南洪笔,咸出其词,每有一文,海内惊瞻。”

    傅粉兴谈:搽粉,后借指搽粉的人,妾婢也。<<世说新语. 容止>> :“何平叔美姿仪,面至白。魏明帝疑其傅粉,正夏月,与热汤饼。既啖,大汗出,以朱衣自拭,色转皎然。”意指“集韵联吟”影响太大了,连奴婢女子都议论不已,几近于“凡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端容铜镜,眉凝五言之色,雅态冰衔,唇开四韵之光:这两句互文,讲的是“傅粉兴谈”的情形。五言谓五言律诗也;四韵,律诗双句押韵,八句诗四个韵脚,故称“四韵”。此均谓诗也。冰衔:古谓清贵的官职,此处指神态清和也。刘克庄《水龙吟》词:“解去冰衔华职,徧空山、难寻行迹。”

    字竞桃红,裁韵萤光之院,书吟萼绿,分联竹雨之檐:依然写的是“傅粉”们的行为。萼绿,茉莉花。竹雨,细雨。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5:25:00

    珠玉成于一气,射覆听之三喧,或画仲姬之妙竹,或赋王母之灵飞,吐绿攒朱,璋分璧合。举金杯而宴席,剔玉蜡而同榻,霓裳其依之旧谱,起舞东厢,广陵以循之绝调,鸣琴北浦。浩唱葛天,垂朱华之密露,奥词丛云,扬渌水之洪波,呼芳国之绘彩,曰香域之迷朱。

    珠玉成于一气:珠玉,优美的文章,《晋书.夏侯湛传》:“咳唾成珠玉,挥袂出风云。”。一气,一气呵成,形容行文流利,才思敏捷。

    射覆听之三喧:射覆:酒令也,游戏也。三喧,三次行令也。意反映迅速,思维敏捷

    仲姬:赵孟頫之妻管道升也,仲姬其字也,工诗文书画,犹擅竹梅、兰、竹。

    王母之灵飞:《汉武帝内传》云:“著黄金褡孎,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云笈七籤》卷二十:“玄皇夫人……衣飞锦罗帬、凤文锦帔,带灵飞紫綬。”此谓王母之腰带也。

    或画仲姬之妙竹,或赋王母之灵飞:互文,意承上文,指“珠玉”“射覆”之内容,或绘画,或赋诗,不一而足。

    吐绿攒朱:语出沈约《郊居赋》:“纷披蓊郁,吐绿攒朱,素烟晚带,白雾晨萦”,原指花草树木繁茂的样子,这里指文章辞藻华丽。

    璋分璧合:像语出纪晓岚《拟乾隆十一年上特召宗室廷臣为日赐宴,赢台赋诗,赏花钓鱼,赐赉有差,众臣谢表》.:“宫唱商应,俱协合声,璧合璋分,细裁丽制。”原指声律互相协调和谐,这里指文章行文优美。

    举金杯而宴席,剔玉蜡而同榻:倒装,宴席举金杯,同榻剔玉蜡,金杯、玉蜡形容宴会之奢华。剔,拨也,使明亮。

    霓裳其依之旧谱:霓裳,谓〈霓裳羽衣曲〉也。旧谱,《南唐书》载“唐朝盛时,霓裳舞衣曲为宫廷的最大歌舞乐章,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大周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余音复传于世”,此处用霓裳旧谱极言宴会之难得!

    广陵以循之绝调:广陵,谓广陵散也。绝调,《晋书--嵇康传》嵇康在临刑前说:““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意同“霓裳”句,用稀有之音乐极言宴会之高格。

    葛天:葛天氏也,上古传说之先民也,庄子说其:“含哺而熙,鼓腹而游”。

    朱华之密露:朱华,荷花也。密露:太阳升起荷叶上第一道露珠,道家方士说是无根天水,饮之可长寿。

    绿水:古雅曲也。《文选.马融<长笛赋>》:“中取度於《白雪》、《渌水》。”李白《梁园吟》:却忆蓬池阮公咏,因吟渌水扬洪波。

    丛云:谓虞舜 所作《卿云歌》也。《尚书大传》:“俊乂百工相和而歌《卿云》”

    奥词:曼妙深奥的文词。李善《上文选注表》:“故羲绳之前,飞葛天之浩唱;娲簧之後,丛云之奥词。”

    绘彩、迷朱:绘彩,颜色纷呈也;迷朱,色美难辩也。此谓文章之华美也。

    芳国、香域:疑为古地名。

    此段述春日风暖,聚友偕妾,为诗作文之美况。由前文的羡慕缅怀古人行径,转为自己亲身参与文人雅士之集会,并乐在其中。

   作者:筑思 回复日期:2009-1-10 9:27:00

    星瞻:谓观星以占也。唐崔致远《应天节斋词》之一:“星瞻北极,乃当诞庆之辰。”

    查了下,如:南朝 梁 沉约 《为南郡王舍身疏》:“望北极而有恒,瞻南山而同永。”宋 苏轼 《上皇帝贺冬表》:“臣久缘衰病,待罪江湖,莫瞻北极之光,但罄南山之祝。” 明 张居正 《紫极殿成贺表》:“紫宫肇建,一人居北极之尊,元貺申绥,万寿叶南山之祝。”

    “星瞻北极,乃当诞庆之辰。”应该是“瞻星于北极(简即“瞻北极”与“罄南山(终南山)”对应),乃当诞庆之辰。”我想古人是根据北极的各个星辰,暗淡明弱关系来判断吉凶吧!

   作者:妖王行天 回复日期:2009-1-10 12:41:00

    芳国是否可理解为红颜或上段所曰傅粉,即妾婢,绘彩,是否可做绘画解,呼众妾婢红颜以作画,助兴之意。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15:31:00

    夫雾洽风慈,星平海谧,明月楼中,月姊为之弱步,绛河岸上,星娥与之传梭。兰情水盼,传洛浦之薛笺,鸿弦象管,赠蓬山之巩佩。心结灵犀之线,手系彩丝之缕,指合欢之有树,视独处其无根,同林眷鸟,忍分飞以伯劳,连珠成雁,幸相逢于日月,树栖女床之鸾,雅地幽情,锦托阆苑之鹤,高天远梦。岁更月转,怀抱依然,山重水复,相知如旧。

    夫雾洽风慈,星平海谧,明月楼中,月姊为之弱步,绛河岸上,星娥与之传梭。

    洽:沾也。——《说文》,浸润也。

    慈:爱也。——《说文》,引申为柔和。何风能慈?吹面不寒杨柳风也。

    星平:星,泰阶星也。平,泰平也。泰阶星:由六颗星组成,两两并排而斜上,如阶梯,故名。古时认为这些星分别代表天子、诸侯、卿大夫、和士庶人。泰阶星平正,天下就大治,称不泰平,后来写作太平;泰阶星斜则天下大乱。

    海谧:谧,谧,静语也——《说文》。海谧,和“星平”意近,祥和之兆,有圣明天子在位。梁简文帝《大法颂》:“河澄待圣,海謐期皇。”

    明月楼:女楼也,多指闺房。张若虚《

春江花月夜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弱步:弱,女形也。弱步,女步也,后也可用于孩童、老人,表不胜之貌。杜甫《偶题》:“法自儒家有,心从弱岁疲。”

    绛河:银河也,又称天河、天汉。天河位北极之南,南属火,尚赤,故曰绛。《红楼梦》薛宝琴咏《红梅花》诗:“幽梦冷随红袖笛,游仙香泛绛河槎。”

    以上集会时节风柔雾淡,星朗水清,安静祥和的环境,同时以景喻情,衬托出集会人员心情之欢惬,气氛之融洽。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15:35:00

    兰情水盼,传洛浦之薛笺,鸿弦象管,赠蓬山之巩佩。心结灵犀之线,手系彩丝之缕,指合欢之有树,视独处其无根,同林眷鸟,忍分飞以伯劳,连珠成雁,幸相逢于日月,树栖女床之鸾,雅地幽情,锦托阆苑之鹤,高天远梦。岁更月转,怀抱依然,山重水复,相知如旧。

    兰情水盼:兰情,形容女子性情温婉;水盼,形容女子眼波流转的样子。兰情水盼,女子曼妙的身姿神态也。周邦彦《拜星月慢》:“水盼兰情,总平生稀见。”

    传洛浦之薛笺:洛浦,洛水也,此处洛浦代指洛神也。薛笺,薛涛笺也。传洛浦之薛笺,用洛神传书,指男女互致爱意也。

    鸿弦:乐器也,此处指宴会所奏音乐也。

    象管:象牙做的笔毛笔也。柳永《定风波.自春来》:“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此处指宴会所作诗文也。

    赠蓬山之巩佩:蓬山,传说之仙山也。巩佩,谓珍贵之玉佩也。指男女互赠信物也。

    心结灵犀之线,手系彩丝之缕:互文,指男女暗定姻缘也。

    指合欢之有树,视独处其无根:有树,活也。无根,死也。指男女盟誓,此情不移,合则两生,分则赴死也。

    同林眷鸟,忍分飞以伯劳:同林眷鸟,同林眷鸟,指代夫妻也。《法苑珠林》:“有人耕田﹐被蛇咬而死﹐其妇对人曰:‘譬如飞鸟﹐暮宿高树﹐同止共宿﹐伺明早起﹐各自飞去﹐行求饮食﹐有缘即合﹐无缘即离﹐我等夫妇﹐亦复如是’。”忍:怎,岂,表反问。伯劳,伯劳,谓伯劳鸟也,常用“劳燕分飞”喻夫妻分离也。《玉台新咏》:“东飞伯劳西飞燕,黄姑织女时相见。”男女盟誓语,不离不弃也。

    连珠成雁,幸相逢于日月:连珠,珠子连成串,喻男女结合为夫妻也。雁,雁行也,喻夫唱妇随,和谐有序也。幸,庆幸也。日月,喻时间长久也。男女盟誓语,既感慨相逢之不易,又欢欣未来之可期也。

    树栖女床之鸾,雅地幽情,锦托阆苑之鹤,高天远梦:女床之鸾,《山海经》:“女床之山,有鸟名曰鸾”。 锦,古代以锦书写,引申为书信,多指情书,•李清照《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阆苑之鹤:阆苑,阆风之苑,仙人之所居也,传说仙家以鹤传书,白云传信。李商隐《碧城三首》:“阆苑有书多附鹤,女床无树不栖鸾。”男女盟誓之语,传书附鹤,是树栖鸾,则名为仙家,实未离尘垢。又用“高天远梦”对比眼前真情之可及,暗喻“只羡鸳鸯不羡仙”之意也。

    岁更月转,怀抱依然,山重水复,相知如旧:怀抱,情怀也。男女盟誓之语也,“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又曰“《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以此譬彼,不亦可乎?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15:39:00

    作者:俗部 回复日期:2009-1-9 23:42:00

      有壬有林,有文有繡,三石兄好才学。

    谬赞谬赞。不忍看此赋默默于湮灭,故勉强作注,抛砖引玉尔。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0 15:42:00

    作者:妖王行天 回复日期:2009-1-10 12:41:00

      芳国是否可理解为红颜或上段所曰傅粉,即妾婢,绘彩,是否可做绘画解,呼众妾婢红颜以作画,助兴之意。

    也可以算一家之言吧。我开始想“芳国”“香域”可能是文学上的语言,表示传说中的天上仙宫之类的,由于找不到文证,只好作罢。

   作者:筑思 回复日期:2009-1-10 15:44:00

    洛浦

    洛浦是什么意思呢?不是洛水之滨。是洛的一个浦口(埠口)。我们家乡临近河南,我们邻镇就叫埠口,但镇名源于浦口。地理学上有一个小知识点:凡是江河拐弯的地方,就形成一个城市或者码头(浦口)《風土記》有“大水有小口別通曰浦。”因为在拐弯的地方形成一个大沙滩(淤泥块)。所以是普,是布,大的意思,这个是洛浦的来历。成语“巫山洛浦”,洛水女神只能是在一个浦口,顾望盼张。后人不慧,误用滥引!

   作者:筑思 回复日期:2009-1-10 15:48:00

    鸿弦

    应该理解为“鸿弦断琴”,所谓“鸿弦”就是惊鸿弦断。作者无知,妄解,故误用!

   作者:筑思 回复日期:2009-1-10 16:18:00

    象管

    为什么说很多人理解错呢?因为说是象牙笔是不对的,应该是镶牙笔,或者只是名贵的笔的意思。很简单“蛮笺象管”多是女人用的,因为蛮笺是四川的彩色纸,象牙笔管那是拿不动的?所以一般用兔毫竹管。所以最好的解释是:装饰有象牙的笔,含金量是不纯正的,因为“象”取“吉祥”之“祥”的意思,所以大家互赠象牙笔,其实只是镶牙笔。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1 16:19:00

    其高门趺坐,是心平于铜波,长风傲跃,即身下于玉嶂。会者穷白首之心,离者留青云之志,沧海有滞,门庭容安,犹绿蚁之无尘,且青鸟之有信。

    其高门趺坐,是心平于铜波,长风傲跃,即身下于玉嶂。

    高门:即朱门,谓显贵之家,魏晋南北朝时重门第,有高门、寒门之分。《晋书.刘毅传》:“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

    趺坐:全称是结跏趺坐,是坐禅入定的姿式,据传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降魔成道时,就是趺坐,此处代指出家人。王维《登辨觉寺》诗:“软草承趺坐,长松响梵声。”

    平:静也,不为外物所动貌。  

    铜波:铜易感,以铜为钟,遇山崩地动,随远必应。波,激荡貌。《东方朔传》:"孝武皇帝时,未央宫前殿钟无故自鸣,三日三夜不止。诏问太史待诏王朔,朔言恐有兵气。更问东方朔,朔曰:臣闻铜者山之子,山者铜之母,以阴阳气类言之,子母相感,山恐有崩弛者,故钟先鸣。《易》曰"鸣鹤在阴,其子和之。"精之至也。其应在后五日内。居三日,南郡太守上书言山崩,延袤二十馀里。"此亦张衡作“地动仪”之原理。

    其高门趺坐,是心平于铜波:典出《世说新语.德行》竺法深在简文坐,刘尹问:“道人何以游朱门?”答曰:“君自见朱门,贫道如游蓬户。”

    长风:长风,大风,典出《宋书.宗悫传》:“悫年少时,炳问其志,悫曰:‘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后用“乘风破浪”指人有远大之志。

    傲跃:谓其雄姿英发豪气干云貌。

    玉嶂:原谓雪峰也,此处指代终南山。终南山,隐逸之所也。典出僧皎然《晨登乐游原望终南积雪》诗:“琼峰埋积翠,玉嶂掩飞流。”

    “高门”“ 长风” 两句对仗,前句写坐高门如游蓬户,表处富贵如贫贱,不以富累形。后句写的是凌长风神归终南,言居高位而思谦退,不以贵伤身。

    庄生曰:“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审自得者失之而不惧,行修于内者无位而不怍”,此之谓也。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1 21:53:00

    会者穷白首之心,离者留青云之志,沧海有滞,门庭容安,犹绿蚁之无尘,且青鸟之有信。

    会者:来者也。

    穷:竟也——《小尔雅.广诂》,此处作归隐解。《荀子.正名》:"说不行则白道而冥穷。”

    白首之心:老年时的雄心壮志。

    离者:去者也。

    留:留下。

    青云之志:隐居。张君房《云笈七签》:“遂拜表解职,求托巖林,青云之志,于斯始矣。”

    会者穷白首之心,离者留青云之志:此两句互文,言诸人睹“青日风暖”之美,“雾洽星平”之幽,“新眉红袖”之柔,“无言四韵”之雅,“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心生归隐田园、吟诗弄酒之念。

    沧海有滞:滞,凝也,谓沧海水流不畅也。典出刘长卿《至德三年春正月时谬蒙差摄海盐令闻王师收二京五十韵》:“懒慢羞趋府,驱驰忆退耕。沧海今犹滞,青阳岁又更。 旅梦亲乔木,归心乱早莺。倘无知己在,今已访蓬瀛。”喻挂职返乡的渴望。

    门庭容安:典出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容膝”形容庭院很小,仅能容下膝盖,是夸张的修辞。追慕陶令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风范。

    绿蚁:酒也。新酿的酒,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醪,色微绿,细如蚁(酒的泡沫),称为“绿蚁”。后代指新酿之酒。白居易《问刘十九》:“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青鸟:王母传信鸟也。班固 《汉武故事》:“七月七日,上( 汉武帝 )于承华殿 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此西王母欲来也。’有顷, 王母至,有两青鸟如乌,挟侍王母旁。”后遂以“青鸟”为信使的代称。

    信:在此作信用解。南朝伏知道《为王宽与妇义安主书》:“玉山青鸟,仙使难通。”即使神仙到不了的地方,青鸟也能准确把信送到。

    “绿蚁之无尘”写辞官归田的愿望之纯粹。“青鸟之有信”写自己必定归隐之决心。

   作者:杨三石 回复日期:2009-1-12 0:01:00

    扫径开蓬,子美迎其倒冠,造池成醉,太白赏之接篱。

    扫径开蓬:径,路也。蓬,蓬蒿也,此谓蓬门。杜甫《客至》:“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倒冠:谓事急而冠不整也。和“曹操赤脚迎许攸“类同。

    造:就也。――《说文》,到某某地方去。

    成:全,整,纯,表事物发展的程度或状态。成醉,沉醉。

    接篱:头巾。

    赏:地位高的人或长辈给地位低的人或晚辈物品。此处指由于酒醉,帽子从头上(高)掉落池中(低)。

    作者想象中自己辞官返田的情景,并用杜甫、李白对自己的欢迎,间接衬托出自己归隐的正确性。

   作者:懒牛拖犁 回复日期:2009-1-12 16:14:00

    敬畏

   作者:妖王行天 回复日期:2009-1-13 22:30:00

    就这样太监了?

   作者:雪域桃源 回复日期:2009-1-16 17:11:00

    希望类似的帖子更多的涌现。

   作者:三之一獭祭鱼 回复日期:2009-1-19 8:54:00

    意料不到之事也。此问乃吾去年网络应人急就之章也,未尝有存,不知何故竟流于网络间。予亦闻之故交,见诸兄为注,也为幸事。

    以上所录,缺第三节一节,第五节部分片段,原文本人也已尽数忘却,难以为附。兄张华之风,更感其说项,一并谢过。

    至于诸兄所注,几得本真,亦不凡也。如将仕隐与三石兄并举,即可得之。

    偶有遗漏,特此少加注语:(本文原为朋友所建之QQ群作序,然则提笔动心,却思及故去佳人,乃仿古而作,故每取君、民、仕以喻)

    琴台:此亦取伯牙琴台,取知音既没之谓。

    青春照日,风暖出莲之水:

    暗用《神女赋》:其始来也,耀乎如白日初出照屋梁。《洛神赋》:灼若芙蓉出绿波。

    接篱:亦用庾信《卫王赠桑落酒奉答诗》:“高阳今日晚,应有接篱斜。”元稹《菊花》.:“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

    与高阳典并。

诗人汉乐府

汉朝

汉乐府

什么是“乐府”?它的涵义是有演变的。两汉所谓乐府是指的音乐机关,乐即音乐,府即官府,这是它的原始意义。但魏晋六朝却将乐府所唱的诗,汉人原叫“歌诗”的也叫“乐府”,于是所谓乐府便由机关的名称一变而为一种带有音乐性的诗体的名称。

乐府一名,最早见于汉初,惠帝时有“乐府令”,但扩充为大规模的专署,则始于武帝。作为一个供统治者点缀升平、纵情声色的音乐机关,汉乐府的任务,除了将文人歌功颂德的诗制成曲谱并制作、演奏新的歌舞外,它不同于后代的一个最大特点,或者说一项最有意义的工作,便是采集民歌。

《汉书·礼乐志》说:“至武帝定郊祀之礼,……乃立乐府,采诗夜诵。”所谓采诗,即采民歌。同书《艺文志》更有明确的记载:“自孝武立乐府而采歌谣,于是有赵、代之讴,秦、楚之风,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亦可以观风俗,知薄厚云。”说明当时乐府采诗虽然为了娱乐,但也有作为统治之借鉴的政治意图,即所谓观风俗,知薄厚;而在客观上也起了保存民歌的作用,使民歌得以集中、记录、流传。

通过汉乐府民歌,我们可以听到当时人民自己的声音,可以看到当时人民的生活图画,它是两汉社会全面的真实的反映。它继承并发扬了《诗经》的现实主义精神。汉乐府民歌最大、最基本的艺术特色是它的叙事性。这一特色是由它的“缘事而发”的内容所决定的。《孔雀东南飞》是汉乐府叙事诗发展的高峰,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现实主义诗歌发展中的重要标志。

汉乐府民歌继承并发展了周代民歌现实主义的优良传统,它更广泛、更深刻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和人民的思想感情,对后代诗歌也有其更具体、更直接的巨大影响。许多作品都起着示范性的作用。

今天关于古诗江南汉乐府和古诗江南汉乐府带拼音的介绍就到这里,关注自由文学网学习更多相关知识。

文章标题:古诗江南汉乐府(古诗江南汉乐府带拼音)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0027.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