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美警察的句子(赞美警察的句子100字)

频道:句子 日期: 浏览:7

自由文学网给大家整理了一些关于赞美警察的句子和赞美警察的句子100字的问题,希望可以解决大家的问题,一起来看下吧。

[杂感]新警察与赞美诗

  南方都市报11月8号的消息:85岁老翁屡行窃 “情愿坐牢求温饱”

  85岁的陈少华,为了不至于饿肚子,故意在火车站盗窃旅客手机,以求进监狱,这样他就有吃饭的地方。

  等等,这段情节怎么如此的熟悉?这不正是小说家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的完美现实翻版吗?在欧·亨利的小说中,那个流浪汉苏比,为了渡过寒冷的冬季,一次一次的故意犯罪,希望能被警察抓进监狱……

  欧·亨利的小说,入选了中学语文教材,几乎每个语文老师在评论该课文的时候都会强调资本主义社会中下层人民的生活贫困和精神痛苦,社会竞争激烈,富人只会越来越富,而穷人只能越来越穷。贫富差距不断加大等。

  终于,这些我们准备要反对的现象,变成了我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那些腐朽的,摇摇欲坠,苟延残喘的社会制度仍然在显示着力量。我们,以一个四不像的姿态出现在世界上,却仍然免不了再一步一步的走那些弯路。

  甚至,我们的弯路比那些前辈们走得更远,更肆无忌惮!

  比起陈少华,苏比似乎在吃饭上不用发愁,填饱肚子大概没什么问题;苏比还有多余的精力来考虑尊严问题,老实说,如果纯粹是为了过冬,苏比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市政救济站,各种慈善机构,只是苏比这个灵魂高傲的人不愿意被人押着洗澡,不愿意向别人交待自己的个人情况罢了。再看可怜的陈少华,牙都被人打的没几颗了,首先要考虑活着的问题,肯定没功夫考虑保持自己的尊严。另外,我们的收容站、救助站同样是明确规定了:“对拒不如实提供个人情况的,不予救助。”下面是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全文,有兴趣的可以去参看。

  另外我们的救助站(以前叫收容站)还规定:根据受助人员的情况确定救助期限,一般不超过10天,在这10天中,救助站所做的,就是把救助对象遣返回家乡,没有人会考虑他们回家乡以后的生活。而那些苏比都不会去的慈善机构,却可以混吃混喝,饱食终日,甚至颐养天年。

  于是,85岁的陈少华,今年3月才走出监狱的老头子(以前也是盗窃他人手机,被判一年),在举目无亲无依无靠的情况下饿的没办法,只能利用犯罪,好被抓进监狱,尚能有一口饱饭!对于能吃上这口牢饭,陈少华非常满意,他说:“这次不管判我一年也好,十年也好,就是赶我,我也不出来了,反正我也活不多久了,就一直在监狱里呆着算了。”

求助儿童诗(赞美警察方面的)

哪位读者在读到警察局推事这句机械刻板的判决词以后,不为充盈全篇的诙谐幽默而忍俊不禁,继而掠起一丝淡淡的酸楚悲哀呢?这是一种喜剧因素与悲剧因素的融合,形象化的语言则称为“含着微笑的眼泪”。而这一特定审美效果的产生,不能不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小说独特的形式美。

这就是打上了作者鲜明个性印记的“出人意料的结局”,亦即饮誉文坛的“欧·亨利手法”。对上世纪初纽约万花筒的形形色色,作者的感知、体察、理解、评价,都无不积淀于其中。

  “……我那一挂是假的,至多值五百法郎!……”

  哪位读者在读到佛来思节夫人这句惊愕的话语以后,不为之怦然心动,继而歔欷慨叹,再回首观照全篇,对玛蒂尔德亦悲亦喜的命运,去展开一番丰富的联想和想像呢?而这种联想的推动和想像的引发,也不能不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小说独特的形式美。

莫泊桑正是以匠心独运的构思布局为一大特色,从而赢得世界短篇小说大师这顶桂冠的。十九世纪中叶法国社会的人情世态,风俗时尚,作者的褒贬爱憎,也无不积淀于其中。

  这,大概就是英国美学家克莱夫·贝尔所说的“有意味的形式”吧。

  饶有趣味的是,这种“有意味的形式”的产生,并非单在作者一方,按现今流行的“接受美学”的观点来看,乃是在读者的参与之下完成的。

若用一个形象的比喻,这是作者与读者之间展开“智力竞赛”的结果。而作者赋予作品的教育、认识、审美等诸项功能,也都非作品自身所能实现,同样必须在读者与作者的“智力竞赛”中方可完成。

  实际上,在创作过程开始之时,作者就必须有意识地去考虑读者的审美习惯和审美要求,揣摩读者的经验知识以及接受能力,即对读者的所谓“期待视野”有一个基本的估计,并以此斟酌调整自己的构思。

阿·托尔斯泰作为“过来人”,说过一段很有见地的话:“我根据自己的写作经验知道,我所写的东西的紧张程度及其质量,取决于我最初提出的关于读者的想法。读者,作为我的想像、经验和知识所理解的某个一般的有生命的人,是跟整部作品的主题同时产生的……读者的特点和与读者的关系决定着艺术家创作的形式和比重。

读者是艺术的一个组成部分。”

  作者同读者之间的“智力竞赛”,在这两篇小说中,首先表现在“蓄势艺术”的娴熟运用上。欧·亨利设置这样一个“出人意外的结局”,出乎意料地把故事推向了一个新的高潮。就作者而言,这是一种艺术冲击力的久蓄而猝发;就作品而言,这是一种氛围的陡转和节奏的突变;就读者而言,这是一种积久的思维定势的突然破坏。

这个剧烈的跳跃立刻将前面的六个场景沟通联结起来,它迫使读者重新回首观照全篇,去努力挖掘作品中潜存的含义。这样,读者从每一个个别场景中摄取到的零散印象,也便在这一突变的点染下产生了新的意义,此时前面六个场景的总和,已经不仅仅是量的增加,而是质的变化了。

  那么玛蒂尔德呢?她的全部悲欢,均系在一串项链上。她的借项链、失项链、赔项链,似乎已经演完了命运的三部曲,她将以十年含辛茹苦所改造了的新的路瓦裁夫人的形象——不再是舞会上那个艳压群芳的雍容华贵的美人,而是“一个穷苦人家的粗壮耐劳的妇女”——去走完她的人生之路。

这似乎也是顺理成章不言而喻的了。这其中显然也有作者蓄势成美的艺术,也有读者积久而成的某种潜在的思维定势。作品如奇峰突起的结局,也是一个“出人意外的结局”,同样可以产生巨大的艺术震撼力。足见读者也是文学的动力,不仅仅是消极地被作品所左右,而且也在积极地创造作家、发展作品。

  当然,凡是成功的艺术作品,正如其内容具有不可重复的独创性一样,其艺术形式也必然是独特的,不可重复的。这是构成艺术作品形式独立审美价值的重要原因之一。同样的“出人意外的结局”,在两篇小说中,因为分别为各自内容的质的规定性所制约,故而读者在阅读过程中所产生的审美效果,便各有其不同的侧重面。

  在《警察和赞美诗》中,主要是特有的“美国式幽默”的激发和催化。小说结尾之所以妙,妙就妙在出奇制胜,因为大大超出了一般读者的意料,打断了一般读者的思维线索,从而满足了他们求新猎奇的审美要求,并且触发出凝聚了读者社会评价的笑来。

当然,这种结尾虽属“出乎意料”,但又必须是“在情理之中”的,它决不能违背事物发展的内在必然性。至于对这种“必然性”的领悟,凭借的是人类独具的对审美表象的概括和抽象能力。读者的审美激情正是在结尾处达到顶点,此后便透过形式外观而切入内容实质,并逐步转入到深沉的理性思索之中的。

  在《项链》中,主要是对读者“悬疑状态”的唤起。读者在作者的指引下,业已走进了主人公的生活,牵连进事件的纠葛之中,而作者有意留下的“象外之境”和“言外之意”,更需要读者从事件的发展中去推测和补充。这是高明的作者在这场“智力竞赛”中,对“形象大于思维”的艺术规律的熟谙和遵从,对读者理解力和创造力的信任和尊重。

玛蒂尔德得知项链是赝品,她究竟如何应变,是陷入对往昔的追悔,还是又燃起对未来的希望?读者的“悬疑状态”将产生巨大的审美乐趣。这种虽属于感受范畴之内,又在感官把握之外的东西,正是艺术作品最能打动人心的地方。

警察与赞美诗,服刑就是救命(转载)

中学的时候,学过一篇叫《警察与赞美诗》的课文,讲一个叫苏比的美国流浪汉为进布莱克威尔岛监狱,过上不愁食宿的生活,想尽办法,去饭店吃霸王餐、捡石头砸商店玻璃、耍流氓调戏妇女,还是未能如愿……小说情节诙谐幽默,饱含一种现实的无奈。更令人深思的是,即使在今天,诸如此类的真人版故事仍在我们身边不断地发生——

    19岁的顺义农民李大伟,一年内作下两起抢劫案。

  第一次他被判了7年,监外执行,在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他又作下一起持械抢劫案。当听到自己被判决18年有期徒刑,并且有望监内服刑时,李大伟长舒了一口气。再次抢劫,他为的就是这一刻。因为他患有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而在看守所、监狱可获得国家免费治疗,服刑对他来说就是救命。(《新京报》11月26日)

    “服刑就是救命”,这出现代版的《警察与赞美诗》,引出了一个沉重的话题。监狱是刑罚执行机关,关押的都是被剥夺了部分权利的犯人。只要有一丝生机,大概没什么人会对样一个“受罪”的地方向而往之。然而身患重病的李大伟却义无反顾地作出了这样的抉择,背后的无奈令人心酸,更令人反思——为什么在给予他自由的社会他看不到生命的曙光,而在剥夺他自由的监狱他反而看到了医治的希望,难道社会保障还不如监狱保障?可以说,李大伟通过犯罪这种极端而又独特的方式来获得医疗权利,是对当前社会保障尤其医疗保障制度的一种严肃的拷问。

    社会保障是最重要的国民福利,解决国民的后顾之忧并不断地增进国民福利是关乎社会和谐的关键所在。近年来,国家对社会保障的投入在逐渐加大,但12%的财政投入以及1%的GDP占有率,相对于西方发达国家仍然是低了一大截,甚至是不如印度。而在社会保障领域中,民众最关注的焦点之一,是“医疗保障”问题。在西方国家普遍实行免费医疗制度的背景下,我们曾经进行了以废除“公费医疗”为目标的“医疗改革”,事实证明是失败的。虽然结果达到了节省“投入”的目的,但医疗的公益性却严重削弱,公平性也发生了倾斜,老百姓看病的负担则更重了。尤其是处于低收入阶层的广大农民,他们是社会保障投入过低和体制缺陷最直接的受害者。

    顺义农民李大伟的遭遇,可以说是当前医疗保障制度不完善的一个“缩影”。首先他是个不及时换血就有生命危险的重病患者,同时又是个医疗支付能力的农民,这两种身份已经决定了他注定不会是现有保障制度下的收益者。事实上,像李大伟这样遭遇的人,在现实中还有很多,只是大多数人都没有像李大伟这样极端,在可怕的疾病面前,他们唯有躺在床上默默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实验)警察与赞美诗——欧亨利作品(转载)

索比急躁不安地躺在麦迪逊广场的长凳上,辗转反侧。每当雁群在夜空中引颈高歌,缺少海豹皮衣的女人对丈夫加倍的温存亲热,索比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焦躁不安、翻来复去的时候,人们就明白,冬天已近在咫尺了。

    一片枯叶落在索比的大腿上,那是杰克·弗洛斯特①的卡片。杰克对麦迪逊广场的常住居民非常客气,每年来临之先,总要打一声招呼。在十字街头,他把名片交给"户外大厦"的信使"北风",好让住户们有个准备。

    索比意识到,该是自己下决心的时候了,马上组织单人财务委员会,以便抵御即将临近的严寒,因此,他急躁不安地在长凳上辗转反侧。

    索比越冬的抱负并不算最高,他不想在地中海巡游,也不想到南方去晒令人昏睡的太阳,更没想过到维苏威海湾漂泊。他梦寐以求的只要在岛上待三个月就足够了。整整三个月,有饭吃,有床睡,还有志趣相投的伙伴,而且不受"北风"和警察的侵扰。对索比而言,这就是日思夜想的最大愿望。

    多年来,好客的布莱克韦尔岛②的监狱一直是索比冬天的寓所。正像福气比他好的纽约人每年冬天买票去棕榈滩③和里维埃拉④一样,索比也要为一年一度逃奔岛上作些必要的安排。现在又到时候了。昨天晚上,他睡在古老广场上喷水池旁的长凳上,用三张星期日的报纸分别垫在上衣里、包着脚踝、盖住大腿,也没能抵挡住严寒的袭击。因此,在他的脑袋里,岛子的影象又即时而鲜明地浮现出来。他诅咒那些以慈善名义对城镇穷苦人所设的布施。在索比眼里,法律比救济更为宽厚。他可以去的地方不少,有市政办的、救济机关办的各式各样的组织,他都可以去混吃、混住,勉强度日,但接受施舍,对索比这样一位灵魂高傲的人来讲,是一种不可忍受的折磨。从慈善机构的手里接受任何一点好处,钱固然不必付,但你必须遭受精神上的屈辱来作为回报。正如恺撒对待布鲁图一样⑤,凡事有利必有弊,要睡上慈善机构的床,先得让人押去洗个澡;要吃施舍的一片面包,得先交待清楚个人的来历和隐私。因此,倒不如当个法律的座上宾还好得多。虽然法律铁面无私、照章办事,但至少不会过分地干涉正人君子的私事。

    一旦决定了去岛上,索比便立即着手将它变为现实。要兑现自己的意愿,有许多简捷的途径,其中最舒服的莫过于去某家豪华餐厅大吃一台,然后呢,承认自己身无分文,无力支付,这样便安安静静、毫不声张地被交给警察。其余的一切就该由通商量的治安推事来应付了。

    索比离开长凳,踱出广场,跨过百老汇大街和第五大街的交汇处那片沥青铺就的平坦路面。他转向百老汇大街,在一家灯火辉煌的咖啡馆前停下脚步,在这里,每天晚上聚积着葡萄、蚕丝和原生质的最佳制品⑥。

    索比对自己的马甲从最下一颗纽扣之上还颇有信心,他修过面,上衣也还够气派,他那整洁的黑领结是感恩节时一位教会的女士送给他的。只要他到餐桌之前不被人猜疑,成功就属于他了。他露在桌面的上半身绝不会让侍者生疑。索比想到,一只烤野鸭很对劲——再来一瓶夏布利酒⑦,然后是卡门贝干酪⑧,一小杯清咖啡和一只雪茄烟。一美元一只的雪茄就足够了。全部加起来的价钱不宜太高,以免遭到咖啡馆太过厉害的报复;然而,吃下这一餐会使他走向冬季避难所的行程中心满意足、无忧无虑了。

    可是,索比的脚刚踏进门,领班侍者的眼睛便落在了他那旧裤子和破皮鞋上。强壮迅急的手掌推了他个转身,悄无声息地被押了出来,推上了人行道,拯救了那只险遭毒手的野鸭的可怜命运。

    索比离开了百老汇大街。看起来,靠大吃一通走向垂涎三尺的岛上,这办法是行不通了。要进监狱,还得另打主意。

    在第六大街的拐角处,灯火通明、陈设精巧的大玻璃橱窗内的商品尤其诱人注目。索比捡起一块鹅卵石,向玻璃窗砸去。人们从转弯处奔来,领头的就是一位巡警。索比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两手插在裤袋里,对着黄铜纽扣微笑⑨。

    "肇事的家伙跑哪儿去了?"警官气急败坏地问道。

    "你不以为这事与我有关吗?"索比说,多少带点嘲讽语气,但很友好,如同他正交着桃花运呢。

    警察根本没把索比看成作案对象。毁坏窗子的人绝对不会留在现场与法律的宠臣攀谈,早就溜之大吉啦。警察看到半条街外有个人正跑去赶一辆车,便挥舞着警棍追了上去。索比心里十分憎恶,只得拖着脚步,重新开始游荡。他再一次失算了。

    对面街上,有一家不太招眼的餐厅,它可以填饱肚子,又花不了多少钱。它的碗具粗糙,空气混浊,汤菜淡如水,餐巾薄如绢。索比穿着那令人诅咒的鞋子和暴露身分的裤子跨进餐厅,上帝保佑、还没遭到白眼。他走到桌前坐下,吃了牛排,煎饼、炸面饼圈和馅饼。然后,他向侍者坦露真象:他和钱老爷从无交往。

    "现在,快去叫警察,"索比说。"别让大爷久等。"

    "用不着找警察,"侍者说,声音滑腻得如同奶油蛋糕,眼睛红得好似曼哈顿开胃酒中的樱桃。"喂,阿康!"

    两个侍者干净利落地把他推倒在又冷又硬的人行道上,左耳着地。索比艰难地一点一点地从地上爬起来,好似木匠打开折尺一样,接着拍掉衣服上的尘土。被捕的愿望仅仅是美梦一个,那个岛子是太遥远了。相隔两个门面的药店前,站着一名警察,他笑了笑,便沿街走去。

    索比走过五个街口之后,设法被捕的气又回来了。这一次出现的机会极为难得,他满以为十拿九稳哩。一位衣着简朴但讨人喜欢的年轻女人站在橱窗前,兴趣十足地瞪着陈列的修面杯和墨水瓶架入了迷。而两码之外,一位彪形大汉警察正靠在水龙头上,神情严肃。

    索比的计划是装扮成一个下流、讨厌的"捣蛋鬼"。他的对象文雅娴静,又有一位忠于职守的警察近在眼前,这使他足以相信,警察的双手抓住他的手膀的滋味该是多么愉快呵,在岛上的小安乐窝里度过这个冬季就有了保证。

    索比扶正了教会的女士送给他的领结,拉出缩进去的衬衣袖口,把帽子往后一掀,歪得几乎要落下来,侧身向那女人挨将过去。他对她送秋波,清嗓子,哼哼哈哈,嬉皮笑脸,把小流氓所干的一切卑鄙无耻的勾当表演得维妙维肖。他斜眼望去,看见那个警察正死死盯住他。年轻女人移开了几步,又沉醉于观赏那修面杯。索比跟过去,大胆地走近她,举了举帽子,说:"啊哈,比德莉亚,你不想去我的院子里玩玩吗?"

    警察仍旧死死盯住。受人轻薄的年轻女人只需将手一招,就等于已经上路去岛上的安乐窝了。在想象中,他已经感觉到警察分局的舒适和温暖了。年轻女人转身面对着他,伸出一只手,捉住了索比的上衣袖口。

    "当然罗,迈克,"她兴高采烈地说,"如果你肯破费给我买一杯啤酒的话。要不是那个警察老瞅住我,早就同你搭腔了。"

    年轻女人像常青藤攀附着他这棵大橡树一样。索比从警察身边走过,心中懊丧不已。看来命中注定,他该自由。

    一到拐弯处,他甩掉女伴,撒腿就跑。他一口气跑到老远的一个地方。这儿,整夜都是最明亮的灯光,最轻松的心情,最轻率的誓言和最轻快的歌剧。淑女们披着皮裘,绅士们身着大衣,在这凛冽的严寒中欢天喜地地走来走去。索比突然感到一阵恐惧,也许是某种可怕的魔法制住了他,使他免除了被捕。这念头令他心惊肉跳。但是,当他看见一个警察在灯火通明的剧院门前大模大样地巡逻时,他立刻捞到了"扰乱治安"这根救命稻草。

    索比在人行道上扯开那破锣似的嗓子,像醉鬼一样胡闹。

    他又跳,又吼,又叫,使尽各种伎俩来搅扰这苍穹。

    警察旋转着他的警棍,扭身用背对着索比,向一位市民解释说:"这是个耶鲁小子在庆祝胜利,他们同哈特福德学院赛球,请人家吃了个大鹅蛋。声音是有点儿大,但不碍事。我们上峰有指示,让他们闹去吧。"

    索比怏怏不乐地停止了白费力气的闹嚷。难道就永远没有警察对他下手吗?在他的幻梦中,那岛屿似乎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阿卡狄亚⑩了。他扣好单薄的上衣,以便抵挡刺骨的寒风。

    索比看到雪茄烟店里有一位衣冠楚楚的人正对着火头点烟。那人进店时,把绸伞靠在门边。索比跨进店门,拿起绸伞,漫不经心地退了出来。点烟人匆匆追了出来。

    "我的伞,"他厉声道。

    "呵,是吗?"索比冷笑说;在小偷摸小摸之上,再加上一条侮辱罪吧。"好哇,那你为什么不叫警察呢?没错,我拿了。你的伞!为什么不叫巡警呢?拐角那儿就站着一个哩。"

    绸伞的主人放慢了脚步,索比也跟着慢了下来。他有一种预感,命运会再一次同他作对。那位警察好奇地瞧着他们俩。

    "当然罗,"绸伞主人说,"那是,噢,你知道有时会出现这类误会……我……要是这伞是你的,我希望你别见怪……我是今天早上在餐厅捡的……要是你认出是你的,那么……我希望你别……"

    "当然是我的,"索比恶狠狠地说。

    绸伞的前主人悻悻地退了开去。那位警察慌忙不迭地跑去搀扶一个身披夜礼服斗篷、头发金黄的高个子女人穿过横街,以免两条街之外驶来的街车会碰着她。

    索比往东走,穿过一条因翻修弄得高低不平的街道。他怒气冲天地把绸伞猛地掷进一个坑里。他咕咕哝哝地抱怨那些头戴钢盔、手执警棍的家伙。因为他一心只想落入法网,而他们则偏偏把他当成永不出错的国王⑾。

    最后,索比来到了通往东区的一条街上,这儿的灯光暗淡,嘈杂声也若有若无。他顺着街道向麦迪逊广场走去,即使他的家仅仅是公园里的一条长凳,但回家的本能还是把他带到了那儿。

    可是,在一个异常幽静的转角处,索比停住了。这儿有一座古老的教堂,样子古雅,显得零乱,是带山墙的建筑。柔和的灯光透过淡紫色的玻璃窗映射出来,毫无疑问,是风琴师在练熟星期天的赞美诗。悦耳的乐声飘进索比的耳朵,吸引了他,把他粘在了螺旋形的铁栏杆上。

    月亮挂在高高的夜空,光辉、静穆;行人和车辆寥寥无几;屋檐下的燕雀在睡梦中几声啁啾——这会儿有如乡村中教堂墓地的气氛。风琴师弹奏的赞美诗拨动了伏在铁栏杆上的索比的心弦,因为当他生活中拥有母爱、玫瑰、抱负、朋友以及纯洁无邪的思想和洁白的衣领时,他是非常熟悉赞美诗的。

    索比的敏感心情同老教堂的潜移默化交融在一起,使他的灵魂猛然间出现了奇妙的变化。他立刻惊恐地醒悟到自己已经坠入了深渊,堕落的岁月,可耻的欲念,悲观失望,才穷智竭,动机卑鄙——这一切构成了他的全部生活。

    顷刻间,这种新的思想境界令他激动万分。一股迅急而强烈的冲动鼓舞着他去迎战坎坷的人生。他要把自己拖出泥淖,他要征服那一度驾驭自己的恶魔。时间尚不晚,他还算年轻,他要再现当年的雄心壮志,并坚定不移地去实现它。管风琴的庄重而甜美音调已经在他的内心深处引起了一场革命。明天,他要去繁华的商业区找事干。有个皮货进口商一度让他当司机,明天找到他,接下这份差事。他愿意做个煊赫一时的人物。他要……

    索比感到有只手按在他的胳膊上。他霍地扭过头来,只见一位警察的宽脸盘。

    "你在这儿干什么呀?"警察问道。

    "没干什么,"索比说。

    "那就跟我来,"警察说。

    第二天早晨,警察局法庭的法官宣判道:"布莱克韦尔岛,三个月。"

    ①杰克·弗洛斯特(Jack Frost):"霜冻"的拟人化称呼。

    ②布莱克韦尔岛(Blackwell):在纽约东河上。岛上有监狱。

    ③棕榈滩(Palm Beach):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部城镇,冬令游憩胜地。

    ④里维埃拉(The Riviera):南欧沿地中海一段地区,在法国的东南部和意大利的西北部,是假节日憩游胜地。

    ⑤恺撒(Julius Caesar):(100-44BC)罗马统帅、政治家,罗马的独裁者,被共和派贵族刺杀。布鲁图(Brutus):(85-42BC)罗马贵族派政治家,刺杀恺撒的主谋,后逃希腊,集结军队对抗安东尼和屋大维联军,因战败自杀。

    ⑥作者诙谐的说法,指美酒、华丽衣物和上流人物。

    ⑦夏布利酒(Chablis):原产于法国的Chablis地方的一种无甜味的白葡萄酒。

    ⑧卡门贝(Carmembert)干酪(Cheese):一种产于法国的软干酪。原为Fr.诺曼底一村庄,产此干酪而得名。

    ⑨指警察,因警察上衣的纽扣是黄铜制的。

    ⑩阿卡狄亚(Arcadia):原为古希腊一山区,现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中部,以其居民过着田园牧歌式的淳朴生活而著称,现指"世外桃园"。

    ⑾英语谚语:国王不可能犯错误(King can do no wrong.)

赞美警察的句子相信大家有所了解,更多关于赞美警察的句子和赞美警察的句子100字的内容可以关注自由文学网进行学习。

文章标题:赞美警察的句子(赞美警察的句子100字)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281.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