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字古诗(余字古诗词)

频道:cq9电子娱乐 日期: 浏览:4

小编给大家整理了关于余字古诗和余字古诗词的问题,想要了解的小伙伴一起来看下,喜欢的也可以收藏我们自由文学网。

818带“花”字的古诗词或者美好的词语吧~~~

我家小宝贝姓花,明年三月份就出生啦,可是还不知道男女,也没给它起到啥好听的特别的名字。

  觉得花这个姓挺特别的,所以打算从古诗词之类的入手,看看能不能起出啥好名字来。无奈宝宝的爹娘文学水平均有限,所以来天涯求助大家啦~~~

  无论是带花字的古诗词、美丽的词语,还是直接帮助取名,都可以,或者不带花字的 但是比较美好的诗词,其实也可以的。先谢谢大家啦!!

  恶搞也欢迎,哈哈,八卦的风格肯定少不了恶搞的!!不过基本上大家能想出来的恶搞,我们都已经想过了咯!!

《《余玠》阅读答案》古诗原文及翻译

作者:

余玠

王介①大更敝政,遴选守宰,筑招贤之馆于府之左,供张一如帅所居,下令曰:“集众思广忠益,诸葛孔明所以用蜀也。欲有谋以告我者,近则径诣公府,远则自言于郡,所在以礼遣之,高爵重赏,朝廷不吝以报功,豪杰之士趋期立事,今其时矣。

”士之至者,王介不厌礼接,咸得其欢心,言有可用,随其才而任之,苟不可用,亦厚遗谢之。

播州冉氏兄弟王进 、璞,有文武才,隐居蛮中,前后阃帅辟召,坚不肯起。闻王介贤,相谓曰:“是可与语矣。”遂诣府上,王介素闻冉氏兄弟,刺入即出见之,与分庭抗礼,宾馆之奉。

冉安之若素有,居数月,无所言。王介 将谢之,乃为设宴,王介 亲主之。酒酣,坐客方纷纷竞言所长,王进 兄弟饮食而已。王介 以微言挑之,卒默然。王介 曰:“是观我待士之礼何如耳。”明日,更别馆以处之,且日使人窥其所为。

兄弟终日不言惟对踞以垩画地为山川城池之形起则漫②去如是又旬日请见王介 屏人曰某兄弟辱明公礼遇思有少裨益非敢同众人也为今日西蜀之计其在徙合州城乎王介不 觉跃起,执其手曰:“此王介 志也,但未得其所耳。

”曰:“蜀口形胜之地莫若钓鱼山,请徙诸此,若任得其人,积粟以守之,贤于十万师远矣,巴蜀不足守也。” 王介大喜曰:“王介 固疑先生非浅士,先生之谋,王介 不敢掠以归己。”遂不谋于众,密以某谋闻于朝,请不次官之。昭以王进 为承事郎,璞为承务郎。徙城之事,悉以任之……

卒筑青居、大获、钓鱼、云顶凡十余城,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为诸郡治所,屯兵聚粮为必守计。

又移金③戎于大获,以护蜀口;移沔戎于青居;兴戎先驻合州旧城,移守钓鱼,共备内水④。移利戎于云顶,以备外水。于是如臂使指,气势联络。又属嘉定(知府)开屯田于成都,蜀以富实。

[注]①王介 ,即余王介 ,南宋淳礻右 时曾任四川安抚制置使。

②漫,抹掉。③金,金州;后文“沔”、“兴”、“利”即沔州、兴州、利州。④内水,蜀人以涪江为内水,以岷江为外水。

1.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语的解释意义,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供张一如帅所居。

供张:指陈设之物

B.所在以礼遣之。 遣:送

C.请不次官之。 不次:不差的

D.又移金戎于大获。

戎:军队、军事力量

2.下列句子中加点的部分与现代汉语通常使用的意义不相同的一项是 ( )

A.朝廷不吝以报功。 B.王进 兄弟饮食而已。

C.王介 以微言挑之,卒默然。 D.于是如臂使指,气势联络。

3.下列各组句中,加点的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 )

A.王介 大更敝政。

更别馆以处之。

B.集众思广忠益,诸葛孔明所以用蜀也。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C.苟不可用,亦厚遗谢之。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D.贤于十万师远矣。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

4.对下列语句意思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豪杰之士趋期立事,今其时矣。

(豪杰之士随时世而动建立功业,现在正是时机。)

B.刺入即出见之。(余王介 见到名贴请冉氏兄弟进底邸并马上出来会见他们。)

C.此王介 志也,但未得其所耳。(这正是我的意志,只是没有得到合适的人选。)

D.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

(都依山势修筑堡寨,如棋子、星星一样错落分布。)

5.下列对原文的叙述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 )

A.在朝廷的支持下,余王介 镇守蜀中广开言路、重用人才,除弊兴良,收到显著成效。

B.在余王介 贤德感召下,冉氏兄弟毅然出山,慎思之后,提出在西蜀合理布防的策略。

C.“是观我待士之礼何如耳。”这是余王介 的内心独白,他的耐心是出于对人才的尊重。

D.冉氏兄弟认为巴蜀之地不值得戍防,余王介 甚以为然,于是将军队移至钓鱼山一带。

余玠

1.C(不次,不必拘泥于等级)2.A(报功,酬报有功的人)

3.D(两个“于”字均为介词,表比较。A项,两个“更”字分别解作“改革”、“更换”。B项,两个“谢”字分别解作“感谢”、“告诉”。

C项,前句“所以”表原因,后句“所以”即“用来……的”。)

4.C(“但未得其所耳”,意思是“只是没有想到合适的地方。)

5.D(“冉氏史弟认为巴蜀之地不值得戍防”,是对“巴蜀不足守也”的误解,“不足守”是不难防守的意思。

古诗十九首全新解读

古诗十九首

之一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汉代诗歌,大都空间开阔,气象宏大,不管时间还是空间都拉得很开,所叙述的事件、所描写的对象都是在遥远的背景上呈现,每一个对象都携带着隐约而无尽的气象,这是汉代诗歌的特点。本诗也是这样。只是本诗中,这个空间被若浓若淡的思念之情笼罩着,平平道来却深重至骨,深重至骨但又婉约可释,毫无余滓。这是一个长期生活在自己的思念世界里的人的日常化的情感倾诉,虽是倾诉,但已无那种表层的急切与强烈。本诗的作者不是那种靠浏览外在的景象来兴发自己的情感的游客,而是完全沉浸在这个空间里劳作的居民,以最日常的姿势在这块思念之田里播种、收割。诗人的话语和情感,是可以呼吸的,可令人涵泳于其中而丝毫不显逼塞、窘迫乃至尖锐。后期的陶渊明就是这样,优游于自己的田园生活当中,优游于自己的世界当中。不同的是,这首诗是一个独特的思念之情所构成的田园生活世界。同样,后期的李煜也是如此,也是完全呼吸于自己的专有情感之中。从纯粹的角度看,达到如斯地步的诗作尚不多见。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行,行进。行行,行进的状态。动词连用常用来表示动作的状态,诗经中的振振、肃肃、采采等皆是。重,又,再。

   “行行重行行”,行进再行进,一直在行进,行进中。

   那么,是谁在“行行重行行”?主语是谁?有人说是送者,有人说是行者,认为这是描述送行时的情景,送了一程又一程;或者是行者在路上,越走越远。但下面紧跟一句“相去万余里”,刚刚送行怎么突然就相隔万里了呢?一直在缠绵地送行,突然间就“各在天一涯”了,这,不可能。

   有人说,这是在回忆当时的送别或当时的行走;或者是在叙述了离别和离别的痛苦后,又停下来做一个反思,等等。是的,是需要再作解释,否则说不通,但这些都是额外的解释,特意的说明,诗中没有,是解释者自己人为加上去的,这就叫附会。附会是解释的大忌。附会是为了能自圆其说,而不是为了要明白诗本身到底在说什么。不附会就说不通,就解释不清,所以就人为往上贴补。

   我们不要附会。

   那么,主语就只能是生活、是时光。

   “行行重行行”,生活本身在延续又延续,时光在流逝,生活行进的脚步在延续。

   “行行重行行”这五个字音调平平而重复,毫无起伏,单调而平稳。单调地行,坚定地行,不变地行,行行重行行,越行越远,往而不返,一切都将不会回来。

   从行者立场上说,“行行”无疑偏向了前方,有了向前赶奔的意思,而这里是以居家的思妇角度看问题,“行行”就带有强烈的离开的意味。

   这是很独特的一句,形式与效果都很独特。以坚定而单调的步伐离开这里,一切都将不会回来,这,似乎构成了本诗的基调。没有回环,没有揪扯,没有往复与缠绵,也没有激荡与昂扬,只有单纯的叙述,或是淡淡的惜逝。

   虽然是在说时光流逝,但“时光流逝”显得轻飘而无关痛痒,“行行重行行”则是一步步地走,深重而坚著,每一步都从撕裂的痛苦中走过,然而却是毫不犹豫地向前。

   君,夫君,丈夫。本诗是思妇与丈夫拟想中的对话,直接称呼丈夫。

   生,动词,生出,生长。“生”是一个过程,拥有不同的阶段,从诞生过程中的破围撕裂,到出生后的成长壮大,都是“生”;而从无到有,叫“生出”。所以本句就分别有活生生硬生生地分开了、离开得越来越远越来越久、平静的生活中竟然生出了“别离”等不同的理解。

   这里的“生”不是名词,因为前面有“行行重行行”。只有“生”是动词时,生活的行进才能展开其步伐。屈原《九歌·少司命》中“悲莫悲兮生别离”的“生”则是名词,指活着的时候。

   动词的运动是一个过程而名词只是运动中的一个片段,当动词不动了你看到的就是名词,这个名词只不过是动词的一个切片。名词只是动词的停留。所以,古老的文本古老的汉字中,大多是动词,而名词性成份很少,而现代汉语和白话文正好相反,绝大多数是缺乏动感的僵化了的死亡了的名词、形容词的碎片,因此表达力差,淡而无味,浅白无内涵,句子也很长,因为要用大量的附加的动词将死亡了的名词形容词碎片粘结在一起才能构成句子。

   “与君生别离”,与丈夫竟然生出了“别离”这样的结果。

   头两句这样表达,是一种远观,是事情过后回顾性的远观与叙述,语气淡然。全诗的语气也都是建立在远观基础上的,不迫不露,平远含蓄,深婉而可释。

   当然,这句话包含了竟然硬生生、活生生分开了这样的苦痛成份,也隐有将会越来越分离越来越分开的趋势。一个“生”字,加上强调性的“行行重行行”,所带来的是全方位的“生长”与进动。一切都是不可抑制的生长,单向的变化,直线的前进。无可奈何地走了,无可挽回。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涯,边际,边沿。“去”字有离开、越离越远的意思,所以,“相去万余里”还不只是说二人相隔万里,不只是说遥远,还有彼此相去、愈加远离的意思。

   “天涯”本来就给人遥不可及的渺茫感觉,“各在天一涯”就更加渺茫了,分别在不同的天涯,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再相见了。

   这两句虽是客观的描述,但隐含着的倾向也是很清晰的。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上面两句说的是彼此相背相去、互相背离之势,而这两句则是回转身来,彼此相对。相对就是要会面,于是,长,就是实际要行走的道路长;阻,自然是指阻挡会面。

   道路充满险阻又遥远,会面之事哪可预知。

   这是很委婉的说法。实际上,会面之事是不可能的。真要想见面,“道路阻且长”又怎么会是问题。心里明明知道,却又用把事情荡开了说,显得客观而温厚。点破,直说,直追游子个人的原因,那也就没意思了。于事无补,于人有害,于诗则无美矣。

   于是,双方就只能还是天各一方,各在天一涯了。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

   胡马,北方胡地的马。越鸟,南方越国的鸟儿。北方的胡马向北风依去,身形向北风吹来的方向依靠过去;南方的越鸟则将自己的巢穴建在南方的树枝上。

   北马更向北,南鸟更向南,天各一方的各自向分离的方向更远地分离着。

   既然不能相会,既然只能各自在天一涯呆着,那么,就只能是越来越远,越分越开,南北睽违,愈加隔绝。

   至此,已经将事情客观地叙述完毕。远观,冷静。

   对这两句,历来也有很多不同的解释。有人说是“不忘本”、“思旧国”,有人说是“同类相亲”。说不忘本、思旧国的,已经潜意识地将胡马、越鸟视为远离家乡故国了,都已经认为它们身在外地所以才会有不忘自己的家乡故国之说。假如胡马本来就在胡地,越鸟就在越国南方,那还有什么不忘本、思旧国之谈呢?诗里并没有说它们也是游子,解释者们有点儿一厢情愿了。

   其实,不管是说“不忘本”、“思旧国”,还是“同类相亲”,解释者都是想附会上去一些自己的东西。说禽兽都不忘本、都思旧国,都知道同类相亲,你这个远方的游子难道就这么无情吗?解释者们其实都是想说这样的话,都是想替思妇打抱不平。物尚有情,人岂无思?物尚如此,人何以堪?胡马在北风中嘶鸣了,越鸟在朝南的枝头上筑巢了,游子啊,你怎么还不归来啊!

   但诗人可不是这个意思,诗人感情没这么丰富。诗中很简单,没有这些,这些都没有,就是说“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就是说了两个相分离的动作,一个向北,一个向南,别的都没说。诗中的思妇并不缠绵,是解释者们缠绵不舍不愿放过那个游子。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彼此相离,已是日渐遥远;自己日渐消瘦,衣带已是日渐宽缓。

   当然,这样的翻译是现代白话文的翻译,未能表达出原诗的关键。“渐”是个前驱的渐进的字眼,表达的是一种越来越紧张局促的趋势,而原诗中的是“已”字,表达的趋势恰恰是越来越宽缓松弛,是已然了的安宁。比较乐府《古歌》中的“离家日趋远,衣带日趋缓”,这点就看得很清楚了。

   已,已经,一派已然了的安宁心态。诗人心态已是波澜不惊,沉到底了。这两句不是叹息,甚至连深沉的叹息也算不上,只是和婉而淡淡地谈一件事情,谈自己的消瘦,不动声色地表达着自己静静无声的消瘦。

   从另一个层面看,这又是截止。相去、相离的日子已经很远了,衣带离开自己的身体也早已是宽缓有加了,这两相分离的进程已是够长了。语气从不断前进的“行行”转到已经、已然了的“已”,表明“行行”那种不断增加的进程截止了,自己的心态也稳定了,不会再随之变化了。于是,诗也就开始换韵了,所换过来的韵也是充满了安宁的意味。

   这两句实际就是说:一直不断地远离,到了今天,已经是很远了,足够远了。一切都已是足够远了。够了,不用再远了,这个进程不必再延续下去了。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返。”

   浮云飘过,蒙蔽了太阳的光辉,那外出的游子,也是被一时蒙心,顾不上回家了。

   游子即指出游的丈夫。丈夫可能只是贪游忘归,也可能是负心、另有遇合了。但不管是什么情况,丈夫只是一时被迷惑被诱惑而已,就象“浮云蔽白日”那样。这是很温厚委婉的。不说不愿返,只是说顾不上回来,也同样是很温厚的说法,也同样很美。

   在上两句收止住过去的一切之后,内心自然就会从具体事项中超脱出来,抬起身形整体观照一下自己的曾经,对事情整体作一些远观与判断。这两句对夫君问题的定性,实际是自己淡淡放手之必然。对整个事情已经很达观了,自不会对夫君再有那般苦怨。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一直沉浸在思念中,这时醒了过来,忽然发觉自己变老了,岁月忽然已晚了。不是客观的岁月流逝催人变老,而是“思君”令人变老,因为自己一直在“思君”中度过,而不是在岁月流逝中度过。长期的紧绷突然放松,凭空放下了一大块东西。忽然发现,人老了,岁月也晚了。终于从乌云中脱了身出来,晴朗阳光照耀下,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老了,岁月的痕迹布满了脸颊。

   比较上两句就知道,这时更为超脱,更加腾升,终于清醒了,彻底脱开了过去的蒙蔽。

   若说从“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就开始醒来的话,那么到这时则是彻底清醒了,完全醒了。这六句描述了一个觉醒的过程,一个超脱的过程,一个从情中解套脱身的过程。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把这些都放下吧,不说了,尽力多吃些!

   这两句意思很明确,就是说放下这些不再说了,好好照顾好自己的意思。

   这是彻底的放下,真正的放下,而不是暂时的放下。

   今天的我们也爱说这样的话,但也只是说说而已,只是暂时不说了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放下,永远不说了。但诗中并没有“暂时”的意思,“弃捐勿复道”就是放下这些不再说了,不再想了,不想就是不想,没什么暂时不暂时的,那就是永远不想了。这里讲的是道理,是怎样就是怎样。虽然我们按照自己的经验,按照自己的习惯了的生活用语,都会将这两句理解为暂时的放下不说,过后还是会想,还是放不下。因为这只是我们现代的人类的想法,习惯,不能用来推想古人。一切只能从文本中来。

   情的天地里,竟也能达到这般空廓微茫的地步,颇让人惊叹。诗人艺术功力自是了得,而诗中折射出的诗人之广远、寥落的精神境界,才是为本诗平添许多隐约气象的根本原因。红尘中行走的那种淡然,那种难脱的凝重之上的淡然,我认为是本诗中最有价值的东西。

   全诗都是在淡淡地言说,前八句是在客观而淡远地交代事情的经过,后八句则是向外解脱走出。根本不是泛情滥情之作,不是迷茫着一己情怀在那里哆嗦。本诗的本来面目与人们一贯的理解迥然不同。

少壮工夫老始成,莫抛心力贸才名——谈谈王充闾《向古诗学哲理》

  王充闾先生是我国当代著名散文作家,诗人。他是一位真正的文人,诚心喜爱和懂得鉴赏古典诗歌。他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既享有盛誉的历史文化散文的篇篇写作中,也都随处点染着古典诗歌的神韵和笔墨,使得其作品有独特的诗性之美。他还特别擅长古体诗词的写作,出版了《遽庐吟草》、《鸿瓜春泥》等古体诗词集。一一展阅其古体诗词,觉实乃真正的诗心诗意,耳目为之一新。近期,我编辑完成了他的学术著作《向古诗学哲理》,这是他几十年赏读古诗而辑成的读诗心得。在编书的过程中,我深深地折服于王先生对我国古典诗歌艺术的精准理解和精美表达。

  《尚书》中即有“诗言志”之说,古人作诗一贯重视诗的哲思意蕴。《向古诗学哲理》在诗艺阐释中,不仅揭示出人生命运抉择、人性剖析、生命体验、生活理念等诸多方面的哲思理趣,而且广泛涉及到艺术鉴赏、审美情趣 、诗作技巧的规律性认识。作为一册成熟完善的古典诗歌选本,无论是诗歌篇目的选取,还是对诗歌作品的解读,都体现着赏析者的追求和情趣。古代诗人同时也是古之文人,古之文人的追求主要是读书和治学,而王先生平生也是这样孜孜以求地致力于读书和治学的,诚如一位美学教授所言“充闾本色是书生”。这册书,也充分体现着王先生的学问追求。

  王充闾先生幼读私塾八年,在读私塾期间,塾师尤其重视古代诗文的授学。其幼年求学的情形,他一一记入其《青灯有味忆儿时》、《绿窗人去远》和《我的第一位老师》等清美隽永的散文中。从这些文章中我们也可以看出,他从青少年时期就孜孜不倦地读书求学。而《向古诗学哲理》中,也选取了很多首讲青少年时期求学的重要性的诗歌。其中有,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朱熹《七绝》“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龚自珍《已亥杂诗》“虽然大器晚年成,卓荦全凭弱冠争。多识前言畜其德,莫抛心力贸才名”,还有姚宏《梦笔驿》,也是劝年轻人读书的。这些诗歌清新可诵,王先生对这些诗歌中蕴含的哲思理趣的解读也很透彻。其中,王先生对龚自珍《已亥杂诗》的解读畅美有格,“虽说一个人的学问成就是一辈子的事,不可能一下子完成,但是,要取得奇才异能还须从青少年起就奋力拼争。要多了解前人的言论、著述,以提高自己的道德人品,不应花费力气去追求那空泛的才名!”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首诗的内蕴。同时,这也是王先生对自己平生“倦浮名”的读书治学之路的最好注解。这让我想起他在其诗作《七绝》中的自陈“定力坚心铁样牢,浮名虚誉等烟飘。凭他俗议说三四,珍重斯文慰寂寥”。这番番充满感情和感慨的话语,也理应让青年学子起而警醒。尤其“莫抛心力贸才名”句,可以说是对今人的醍醐灌顶之语。因为,一切浮名都如同云烟一样毫无意义甚而至有害,当它聚集到眼前的时候,会造成绚丽的幻景,而这幻景往往会使得人迷失心性,导致自己不清醒,不理智,而陷入舍本逐末的恶性循环之中。归根到底,只有学问是属于自己的。

  今之青少年,多沉迷于五光十色的电玩幻影里,许多对文艺尚有追求的青年也在肤浅时代的躁动之下殚精竭虑地营求名利,有志于读书求学之人渐少。王先生在其一首诗作中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读书治学的立场,“文场耻作利名场”。从古至今的大学问家的人生步履也告诉我们,要想学有所成,必须从青少年时期即下苦功。读书求学,可以明白事理,可以洞悉真理,更可静虑遣除这物质世界的种种烦扰以及人生的般般苦楚,修养身心,完善德行。王先生在其诗作《读书纪感(五首)》中自陈,“学海深探为得珠,清宵苦读一灯孤”,“如饮醇醪信不诬,朝朝伏案勉如初”,“探骊寻珠五十春,一番晤对一番新”,这点出了勤奋苦学和温故知新对于学有所成的重要性,同时还道出了读书的乐趣。《向古诗学哲理》中也以古之诗人的言说和王先生的辨析,道明了求取学问的道路和方法。宋代的儒学大师朱熹结合自己毕生的治学实践,在其创作的让我们可以虚心涵泳的诗句中表达出很多有关读书治学的真知灼见,比如《观书有感二首》之一“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之二“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讲的是获取新知和勤奋苦学的重要性。还有《崇寿客舍夜闻子规得三绝句(其一)》“空山初夜子规鸣,静对琴书百虑清。唤得形神两超越,不知底是断肠声”,讲的是读书对于调适精神的作用。其中“静对琴书百虑清”尤其是绝美佳句,可谓道出了读书人的最本质的内在心音。这也让我想起了王先生在其诗作《读书纪感(五首)》中的自陈,“绿浪红尘浑不觉,书丛埋首日斜时”。朱熹的此类诗歌还有《偶题三首(之三)》“步随流水觅真源,行到源头却惘然。始信真源行不到,倚筇随处弄潺湲”,讲的是要无休止地追求真理。清代“性灵派”大诗人袁枚也在《箸》诗中饶有情趣地感慨道“笑君攫取忙,送入他人口。一世酸咸中,能知味也否?”,阐发读书时思考的重要性,如同王先生解读的那样“有些人终日手不释卷,却只劳目力而不动脑筋,到头来‘食而不知其味’,结果一无所获”。此类诗歌,书中还选有神赞的《示法诗》等。

  古典诗歌是我国文苑的宝贵财富,古之诗人也在其诗歌中表述了很多有关诗歌艺术的绝妙观点。在《向古诗学哲理》一书中,选取了清代乾嘉时期“性灵派”大诗人袁枚和赵翼的许多诗歌作品。他们二位的诗歌作品内容深刻,而且富有诗性。袁枚《遣兴(二十四首选二)》之一中写道,“爱好由来下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阿婆还是初笄女,头未梳成不许看。”该诗用譬精妙,诚如王先生所赏析的那样“叙事说理,生动有趣,毫无枯燥、干涩之感”。之二写道“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熟悉王先生的人都知道,他对古典诗词非常熟稔,可以信手拈来,王先生在此处赏析道“如唐诗中‘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五代词中‘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就是佳例”,可谓今古诗人通心。袁枚的此类诗歌还有《品画》。赵翼《佳句》“枉为耽佳句,劳心费剪裁。生平得意处,却自自然来”一诗,道出了创作诗歌等文学艺术时,灵感的妙趣。赵翼的此类诗歌还有《论诗(五首选三)》和《诗家》。

  诗中理趣与哲学中的理念不同,主要表现为哲理诗具有审美性。王先生本人精通音韵、格律,深得诗中三昧,因此解读中能随时讲出赏诗写诗的般般情趣和妙谛,这可以给古典诗歌爱好者以有益的熏陶与启迪。现仅择取三处加以说明。他在对无名氏《金缕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诗的解读中写道,“一般的绝句写法,是先景语后情语,此诗先赋后比,先情语后景语,十分别致。” 他在对刘克庄《再和熊主簿梅花十绝(选一)》“色深乍捣守宫红,片细俄随蛱蝶风。到得离披无意绪,精神全在半开中”这首诗的解读中恰切精妙地写道,“古人有‘美酒饮教微醉后,好花看到半开时’的诗句,与此意旨相同”,让人称绝。由于王先生腹笥丰厚,需要之时,诗文典故翩翩而来,纷沓而至,可供随时引用。他在对罗与之《看叶》一诗“红紫飘零草不芳,始宜携杖向池塘。看花应不如看叶,绿影扶疏意味长”后两句的解读中写道,“那池塘边映着清波的枝叶扶疏的绿影,才真是称得上意味悠长哩!”古诗字字凝练惜金,所谓“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且往往词序与今日白话文之词序不同,王先生精妙地解读出诗句中意象的诗意。王先生对古典诗歌的解读清新隽美,饶有诗意,其典范代表,还有他对刘禹锡《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一诗的解读,读之觉清新之风扑面而来,甚为欣喜。

  正如我们所熟知的说法——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它点明了我国历代文学成就的主要领域。唐朝是我国古代诗歌的鼎盛时期,李白杜甫白居易相继出现,各领风骚,泽被今日。可是,其实,唐朝之后的历代诗歌的成就也是很突出的,诗人们的诗歌佳作也纷纷叠现。就像李白的散文《春夜宴桃李园序》和《与韩荆州书》等篇其实也是杰作,可是文名却被诗名淹。道理与此同。而且,唐诗主情,宋诗和清诗主理。这部著作的成就也在于此,王先生梳理出了从初唐至晚清一千三百年间我国古代哲理诗的发展线索和其间的大批主要的杰作,分为唐诗、宋诗、金元明诗和清诗四卷。我在认真审读这部著作的过程中,每每遇到以前没有见过的崭新的诗歌,都觉得欣喜不已,尤其是书中选取的清诗包括清人袁枚和赵翼谈诗歌艺术的诗作,是我以前见之甚少乃至不曾见过的,因此读来是新奇的阅读体验。而且,收入此选本的诗人不全是名人,很多作者及其作品“名不见经传”,这既昭示其搜索之博洽,又增加了很多的新鲜感。这部著作还有一个特点是,选取了很多首禅悟诗。这些诗歌,多为诗僧及隐居的诗人所作,其表达的诗意禅意乃至诗韵具有“经”的味道。而“经”在我国古代文学中占有最高的位置,所谓“经史子集”,诗歌属于“集”中的一类。这些禅悟诗,我一读之后,即留下非常美妙而杳远的印记。外国的宗教诗有很多,盖因国外很多国家有宗教传统。宗教诗在我国古代诗歌文苑中表现为禅悟诗,好的禅悟诗的诗意和禅意都很美妙。《向古诗学哲理》中选择的禅悟诗,包括灵澈《东林寺酬韦丹刺史》、香严闲禅师和李忱合写的《瀑布联句》、守瑞《蝇子透窗偈》和绍隆《槿花》等篇。这些诗歌诗思美妙,禅意耐人寻味,读来非常新鲜。其中,我最喜欢的一首是无名氏《梅花》诗,“着意寻春未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笑捻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在编辑这首诗的时候,我反复研索其诗意,并同王先生探讨,最终明确了这首诗的题外之旨。一位读者读后感慨,“有些篇目是我以前闻所未闻的,但是读来总有相见恨晚之意!”想来,与此书的以上三个特点有关。

  诗歌选本如同写文章一样,不同的人选取和解读,风格、口味也划然有异。

  《向古诗学哲理》中选取的古代诗歌,都格调高雅,韵味无穷,可以朗然成诵,这也映现出王先生本人的高格雅趣。这部著作中的一些首诗歌鲜明地表现出王先生本人的道德情操:正直良善、唯才是举、情感深切而又不乏超脱,这在他对高启《叹庭树》、法昭《兄弟》和潘耒《马当山》等诗歌的赏析中体现得尤为深切。

录高人作唐诗一首,并作古诗以答

《唐诗新述 九茗》

   妙茶何须排座次,

   我界九茗皆入时。

   不啻后洋云雨好,

   还有般章普洱枝。

   一握红袍喜滋滋,

   浅饮深咂武夷事。

   相濡只消对眸眼,

   知己无言右襟湿。

   (peter携众友来子庐,种有善译妙人,助动;更有洋茶人,于茶敬畏,先尝普洱、再饮红袍,复啜后洋铁观音,喜滋滋,终称妙,因作)。

   答 《古诗 无题》一首

   帝京高士烹茶茗,

   peter饮罢赞数声。

   陆羽闻听笑开颜,

   文化夷狄君有功。

   按: 我有个北京朋友。今年六月,朋友应邀参加一个饭局,局里遇到一个高人奇士,高人在北京从事企业策划产业,虽年逾不惑甚多,然长发、善贾,事业颇为兴旺。其人于文化领域无不通晓,席间言语滔滔。旁人告诉朋友,高人常讲文化之学于北大等高校。听罢,朋友感慨:人成功最重要的不是要有才华,而是要有无所畏惧、敢说敢做的胆子。

   不知为何,虽一面之缘,高人竟引我这个此不学无术的朋友为知己,席散后之后不到几个小时,朋友就收到高人作元曲一支相赠。此后,天天收到高人最新鲜的诗、词、曲(均非戏谑之作)。朋友以为,作诗、词、曲不难,难就难在能做“唐诗(新述)”、“诗经(新述)”、“元曲(新述)”、“宋词(新述)”这种截搭体,遂揣测高人八股文章想必不错。不解的是,高人极为这等博学儒雅,阳春白雪何以和者不寡,被众多企业家赏识?以此看来,谁敢说国学式微?勇挑弘扬中华文化的重担,我国从来不缺这样铁的脊梁!

   可惜的是,我和朋友的手机都无法承载此高人文化之重,将原来高士所作的以乌龟为题的《诗经(新述)》;以茅台为题的《唐诗(新述)》;以赏玉为题的《宋词(新述)》;以喝茶、看世界杯、把玩元青花为题的《元曲(新述)》凡八九首尽数逸失。今日我俩忽然觉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何不将此高人大作公诸于世,供方家赏析。不善于此道的,也可在读书困倦之余看看,提神解乏。正在遗憾,忽接到高人新作《唐诗(新述)》,读后,答以“古诗”一首,现将两诗一并贴出,以飨大家。

   如果今后再收到高人的大作,将在第一时间内于此贴出。

给大家总结了余字古诗和余字古诗词的内容,更多问题大家可以关注自由文学网哦。

文章标题:余字古诗(余字古诗词)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3511.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