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悦古诗(愉悦古诗词)

频道:cq9电子娱乐 日期: 浏览:10

愉悦古诗很多人都想了解,自由文学网的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些介绍,接下来就给大家详细讲解下愉悦古诗和愉悦古诗词。

古诗词中的分镜原理(适用对联)

  1、什么是分镜?

  分镜这种东西一直是漫画(日式漫画)的灵魂,而这个东西和电影的镜头组接其实是差不多,格子内的构图要考虑到角度、景深(取景的深浅)、景别(取景的大小),而格子与格子之间的连接将能够造成电影一般的升降头、推拉镜头、蒙太奇手法等多种效果。

  漫画包括有单幅漫画,四格漫画,连环漫画等,而『分镜』在漫画的制作里扮演着『诠释者』的角色,意在将漫画里的事件的:

  1-『发生顺序』

  2-『观察角度』

  3-『事(物)件与事(物)件的关联』

  4-『节奏和情绪』

  5-『虚与实』

  诠释出来,将之编辑成我们所见的漫画。这就像写文章里的文法一样,将一些文字词句编辑成能令人读得懂的规则,它有时更能左右读者阅读文章的情绪及反应,相对的,漫画的分镜旨在制作一种阅读规则,并藉由这种规则诠释事件与对象。(百度资料)

  2、电影中镜头的场景切换

  当情节发生在同一场景中时,例如某角色正接电话,突然电话从手中掉落,然后镜头硬切到地面,特写手机落地的过程,这就是镜头转换,采用硬切换。情节是发生在同一场景中的,但由于手机从手中滑落时,观众很自然的会想到手机会落地,于是镜头硬切到地面附近,给了观众一个答案。 (百度资料)

  3、实例分析

  梦江南 皇甫松

  兰烬落,屏上暗红蕉。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

  兰烬落:出场首先是分镜特写,一支蜡烛的灯花烧坠落了。(注释: 王琦汇解:“兰烬,谓烛之馀烬状似兰心也。”)

  屏上暗红蕉:紧接着分镜切换,转移到因为灯花落屏上的美人蕉也模糊不清幽暗了。屏风特写紧接着取室内景深,交待了作者身处环境。

  闲梦江南梅熟日:分镜闪回,追忆,景别取大范围,表示这里江南梅子熟了,是一个白天江南山中梅林的特写与纵深镜头,犹如水彩画,表示作者来过这里,可能暗示作者对此处的情感怀恋。

  夜船吹笛雨萧萧:分镜场景再次切换,由刚才的白天江南转换到夜晚江南,在夜晚的船上(可能作者在这船舱里),听到了其他船上传来的吹笛声,笛声在这样的夜里有些凄清,然后是广角大镜头顺势切换到雨萧萧的苍茫意境。(注释:事件与物件关联,梅雨(黄梅天),指中国长江中下游地区,每年6月中下旬至7月上半月之间持续阴天有雨的气候现象,此时段正是江南梅子的成熟期,故称其为“梅雨”。)

  人语驿边桥:分镜头从夜船切换到驿边桥上,有可能是作者坐船顺水经过这里,正好听到了桥边驿馆里人语声,人语声增加了江南的人情味道,也打破了夜雨的清冷,使作品更加的真实。(驿:馆驿。古代官吏住宿、换马之处。驿边有桥称驿桥。如陆游:驿外断桥边)

  注:电影中镜头场景的拍摄也是先画出分镜再拍的,所以实例分析中直接用分镜解说了。

  4、参考资料

  情景交融是意境创造的形象特征。王国维说:“文学中有二元质焉:曰景、曰情”。然而,情感的表达是要靠景物来显示的,抒情作品具有一种对画面美的依赖性。它的艺术形象一方面具有艾略特所说的“如画性”(Bildlichkeit),是一种生动的直观;另一方面,这种形象又是一种情感的载体,是“一个心理事件与感觉奇特的结合物”。意境的这一形象特征,用中国的说法就叫“情景交融”。南宋文学家范晞文在《对床夜语》中首先提出这个概念,他说:“情景相融而莫分也”。清人王夫之对此论述更为精要,他说:“不能作景语,又何能作情语耶?”这是强调情对景的依赖关系。又说:“情景虽有在心在物之分,而景生情,情生景,哀乐之融,荣悴之迎,互藏其宅”,“情、景名为二,而实不可离。神于诗者,妙合无垠”。这是描述情与景的辩证关系和意境中的艺术形象的情景交融的状态。

  虚实相生是意境的结构特征。虚与实在我国古代文论中有广泛的应用,在意境的结构论中也表现出来。宋人梅尧臣说:“必能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然后为至矣”。这句话含意十分丰富,其中有一层告诉我们,意境包括两个部分:一方面是“如在目前”的较实的因素;一方面是“见于言外”的较虚的部分。意境从结构上看,正是二者的结合。所以后人干脆提出“全局有法,境分虚实”的主张,把意境中较实的部分称为“实境”;把其中较虚的部分称为“虚境”。实境是指直接描写的景、形、境,又称“真境”、“事境”、“物境”等;而虚境则是指由实境诱发和开拓的审美想象空间,又称“诗意的空间” 。它一方面是原有画面在联想中的延伸和扩大,另一方面又是伴随着这种具象联想而产生的情、神、意的体味和感悟,即“不尽之意”。(情景交融,虚实相生源自《文学概论》)

  后记:镜头里冷暖光影色调,在各类作品中都有运用,通常冷色调代表凄清,萧瑟,疏离,而暖色调代表开朗,愉悦,欢快等等。冷暖色调变换,场景切换可以暗示作者的情绪或情感波动过渡(随场景切换的音乐旋律远近高低,清越或凄惋也有同样效果)。每一首古诗词都是由不同分镜组合而成,我们可以把分镜简单类比成意象,由分镜组合的全局表现效果,称为之意境。

含英咀华品古诗:龙业古代诗歌鉴赏集

  自序

     少年时期,学业负担不重,多有闲暇,常捧读一本唐诗或宋词。学浅力拙,读之似懂非懂,但偶有意会,便欣喜不已。一次翻阅《长恨歌》,渐次读到“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时,心头竟咯噔一下,随即唏嘘不已,以至潸然泪下。古代的诗歌太美了,美得让我遐想,让我追寻,让我五体投地。这种心理体验,长存心底,久久难忘,也成了我报考大学中文系的重要原因之一。

     四年大学,谈不上寒窗苦读,一切皆随时势。革新的时代,也是急功近利的时代,大学生活亦然。本期待有耳目一新的感觉,却见到,要么每日重复的“通过”“反映”“表现”“黑暗社会”“阶级矛盾”之类的陈年旧谷,要么是什么“现代派”“苍白脸”“垮掉的一代”等舶来品,母语的古典作品尤其是诗歌无从学起——自己也不想学那“故纸堆”的烂东西。本来草包的肚子,又蒸不熟、煮不烂地装了一下子“新货”,还自以为学有所成,原有的那点诗心诗趣已荡然无存。

     走向社会,先后从事教学和文宣推广工作,也可算练就了“笔杆子”,只不过文章又落入了新八股的窠臼。经常炮制的“大作”,充斥着诸如“砸三铁”“我要干”“攻坚战”“夯实基础”“大搞”“勇闯”的战斗口号和俚俗之语,还谈何温文尔雅、温柔敦厚?这样的状态下,哪还有什么心思去吟咏古诗词。自己还在阅读和写作,但它们早异化成为仿写的机器,码字的机器。

     世纪之交,重返三尺讲台。此时,少了少年的浮躁轻狂,多了宁静沉稳,也有意愿唤回久违的诗心诗趣。然而,高中课程和高考中,虽然大幅增加了古代诗歌的教学和考试内容,但长期的价值理性缺失,工具理性泛滥,使诗歌教学多流于形式,一如当年的大学。我也陷入一种误区,公式化、套路化,讲主题,讲形象,讲艺术特色,头头是道,却千篇一律,讲没了了诗人的个性,讲丢了诗歌的韵味。更有甚者,有的课还上成了语法分析课。我也只能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自以为是弦歌风雅,实则焚琴煮鹤,暴殄天物。

     时弊匡救,非一人一时之功,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改变自己的读诗方法,养成审美的鉴赏习惯。这里的关键,是找回那颗丢失的诗心——像闻一多先生那样,像胡小平先生那样,以修学好古的精神,以温情和敬意的态度,去承继先人的财富,去涵泳讽诵,去联想,想像,去创造具有自己个性体验的艺术境界,以愉悦情志,净化心灵,和谐互动。

     我感到,高中的诗歌教学内容较多,要教好,就得做到多读,多背,多闭目回味,多与欣赏者交流,多写鉴赏笔记,多做总结。以诗心读诗,以诗心讲诗,共同意会诗情画意,共同实现感染熏陶。

     本集的鉴赏文字,都是我前段所作和正在写作的笔记总结,有的发表在天涯各个栏目,有的将要发布。多多益善,我会不断地整理加入新帖。

     才疏学浅,多有所阙,还望各位朋友批评指正。

     龙业

     2009年 12月1日于二濯堂

今天关于愉悦古诗和愉悦古诗词的介绍就到这里,关注自由文学网学习更多相关知识。

文章标题:愉悦古诗(愉悦古诗词)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3563.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