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古诗(叶子古诗词)

频道:cq9电子娱乐 日期: 浏览:2

关于叶子古诗很多人都在提问过自由文学网,下面就带大家一起来看下叶子古诗词和叶子古诗的内容。

帮忙找四季的叶子的古诗

奉酬李都督表丈早春作 (杜甫·唐)

力疾坐清晓,来诗悲早春。

转添愁伴客,更觉老随人。

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

望乡应未已,四海尚风尘。

夏日李公见访 (杜甫·唐)

远林暑气薄,公子过我游。

贫居类村坞,僻近城南搂。

傍舍多淳朴,所须亦易求。

隔屋唤西家,借问有酒不?

墙头过浊醪,展席俯长流。

清风左右至,客意已惊秋。

巢多众鸟斗,叶密鸣蝉稠。

苦遭此物聒,孰谓吾庐幽?

水花晚色净,庶足充淹留。

预恐尊中尽,更起为君谋。

灞上秋居 (马戴·唐)

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

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

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

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

冬日归旧山 (李白·唐)

未洗染尘缨,归来芳草平。

一条藤径绿,万点雪峰晴。

地冷叶先尽,谷寒云不行。

嫩篁侵舍密,古树倒江横。

白犬离村吠,苍苔壁上生。

穿厨孤雉过,临屋旧猿鸣。

木落禽巢在,篱疏兽路成。

拂床苍鼠走,倒箧素鱼惊。

洗砚修良策,敲松拟素贞。

此时重一去,去合到三清。

爱是一片叶子

爱是一片叶子

(一)

   原本我的思想已冻却在这深秋里了,但它仍是不屈的在滚烫的血液中奋跃,正如我永远也遏不住的心中的痛悔。假如我有一枝奔驰的笔,我要写下我的忏悔,我的眼 泪,我对她的思忆。她已走了,永远地,永远地...我有时屈起双膝,顿落在地,毫不理会那麻木的痛、窗子外暗默的天空、哭泣里泪花中的虹...

   对,我记得这时间,并憎恶这秋的老实的象征,那些生命时光中的落叶。家中的摆设已是零乱了,照进屋中两三方的阳光,慢慢的生了脚,不知觉的挪移,正如我此时麻醉的心情,漫漫的泛滥。我是这样的可鄙,这样的令自己厌恶,更愿这秋的寂寞和空虚袭取我的心。阳光已不能予我温馨了,我宁可它如瀑布下的水珠一样的溅击,然后消失,然后开始新的轮回,然后,没有然后了...我那可爱的青儿,你能听到我的言语与和着泪吞下的忏悔之声么?

   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是被我埋葬的,记的我定了决心说时,是怎样的忐忑,脸又是如何的潮红?但我仍是忍心的说了。我心酸的说不出她当时的情形,也不防用这定格在我一生中一闪景象的小刀来割,我已尽痛了。记得她来时电动车轻爽却又有了阻隔的格格的声音,记得我的期待,同时也记得她母亲留给我的颜色。我仗她的热情温暖我的空虚与寂寞已有一年了,可我厌弃了这温暖,是毒药痹了我的心,吞啮了我的灵魂;不论多么大的洪水也涤不尽我心中的那时的肮脏。

   我记得我对她的示爱,我无从忘却,也不能如此的忘却。我请她请饭,怀了碰撞的心思,而又似乎力撑的阔大,并不当一回事似的,但我知道我愈用个性的虚荣来涨 大它,便愈能托出下面的真实来。我发觉了一种饥饿,是爱的渴望,我是真的想爱她,并能完全获得她的爱呵!我说,你能做我的女友么?声息异常的坚定,但我明白我的心是虚凹的。她不答言,探手取了可乐去喝,姿态轻盈像要失落,脸却奇异的绯红,随又融在痴痴的沉思里。若非场合不对,我会单膝勾了下去,去祈望那一抹娇羞的艳丽,加了那示爱的分量。

   我的心是低下的湖,干涸的湖,那时是怎样的盛了你盈盈的爱呵!

   阳光已上升了,充屋的尘埃浮掠着,倾诉着它们的无依无根,无奈的自由,默默的隐没,我却从中读到自身的写照,听到它们为现在的我的叹息。青儿她不言语的走来了,并不说话,围了围裙兴呵呵的为我炊饭,我听到她炒菜时铲子吻锅的声响,味出在这动作里的甘心与愉悦,向往与美好。蓦然又变作她哭泣似的脸,她的无助的眼神,在母亲严威与絮叨下的挣扎...我心里难过,又不能说什么,因为,我是一个痞子。

   我发誓用行为来砺去之前的令人悚目的疤,还一个清新健康的我来出现,为青儿,为自己。我真的那样做了么?那要用我痛悔来验证。

  

爱是一片叶子

(二)

   我想到我在爱的淋浴中,想到那种真实的幸福,可是,这种幸福正是被我无情打碎的。尽管我们的交往如雪夜中的漫行,却也多了对那一点爱的温暖的珍惜,那是多 么的令我如今念起来就愧恧莫名呵!我脱下了我的爱,却正是吞下了对我惩戒的恶果。上帝的神明是不可亵渎的,他要让我要一生的忏悔来洗刷。

   我们在一起时他总要重温我对她诉过的甘言蜜语,精能的熟悉,我初初不厌的絮说,怀了爱的忍耐,最后是她不再多问,还自笑说“我很爱听,但也知我问的多了,很好笑呢!”我说“爱是不惮烦的,正如我对你的吻!”她便咭咭的笑,数落我的坏!

   我念起她的细长的眼睛,小巧精致的鼻子,说话时嘴角蕴着的笑,冬日里到我这里用嘴呵着双手时清纯童真的神态,她为我兢兢的辛劳的炊出的可口的饭食---可惜这一切都不能再有了,我不能再去拥抱,我已僵了臂膊。失去的爱,你能再回来么?

   记得大约是交往半年后罢,她对我说她决然跟我了,不管她的家庭给她负轭下什么,她甚至与她的母亲已经闹开了,不惜为了我去诀决。我还是说不出什么,我达不出我的感情,只在心里默默的领受着。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好好的爱她,让她浸在的爱的流里,乐而忘返。---不想这想法却成了我现在永久的重担,因为在一年后我终于背叛了她,虽然用了诸多的口实来塞住心的不安。

   她终于离了她的母亲,我不能详明她的心里噙了怎样的感受,但我明白那种沉重的壮烈,固持的坚韧和对我深切的厚望。我的爱呵,这是我当时意愿的方向么?也是在那一时节,我们同居了。她向我拥来,我便喘息;我的手镀了滑腻的金,我的鼻塞了香满的气息,我的心儿呵,它赠了我一种迷醉,那是捞到手的虹;喁喁的情话 在此时永不厌足,我含了她的发丝咯住这话,去寻找香香的睡眠,那是疲乏后的安憩...

   假如之前发生的事皆是浪漫的话,那么琐碎的生活便是它的毒药。我已有几个月没找到工作了,尽管我努力;她的眼神渐次黯了下来,不是以前的亮晶晶,那星光已掩了雾,同时也掩了我的魂灵。我总想安慰她,可煌而不实的话我说的尽多了,总不如当初的效验。我躺入夜中时用手勾了后脑勺,急躁的反侧,她却竟不言语。我看到她的痴怨的眼神了,但我并不怀疑那爱情,以为这只是生活的疲倦,休息过来就会好的。---但她的久违的笑容休息过来了么?

   生活是一个城堡,我们一直以为明白那里面有着什么,正如父辈所给于我们的一切昭示,但进去后却是别样的曲折,并不如他的所说,也不是他们所经历的,于是我们要毫无经验的重新面对。当一概都负在自己薄寒的身躯时,只觉的有一个世界,只是自己的,别人的都如晨起时的雾,被初阳蒸融了。也许并此也不知道罢,我们释在了自己的生活中,灼急的忘却了一切,却又想攫住一切。

   她有一天对我说,她很想念她的母亲,说时声气幽幽的,---我立时涨满了愤怒,随又怅怅了。我叹了口气,却仍是什么也说不出,我拥了她,对她说“你依着我的肩膀哭罢!”她真的呜咽了起来,我的肩头濡湿了,我受了感应,念起这些时日自己所受的生活的重压,作为男子的不能诉说的委屈,终于陪她一起洒下了泪。

   幸好,过了几天我找到工作了,她也给了我些欢喜,正如那天天气的明媚。她再薄笑中对我说“你当初好好学习就好了,不然也能有一门技术呢!”随又略有迟疑的说“我也坐了几年了,也打算出去找工作了...”我伸过头吻了她,还是没说什么,是生活让我闭了嘴,但我还能吻她!

   我以为我们会渐趋好起来的,有工作便有了寄托,何况距离能滋生美呢!却不想不久我便掉入了一个陷阱,到现在仍要勉励的向上爬,向上爬,爬...

  

爱是一片叶子

(三)

   假如一个人的生活是颓废的,又是极贪玩的,是所谓的游手好闲,在一种机缘下竟也变做了成为财富的资料---我便来了这样的福气。自从我把心搁正,决心走上正常的轨道来,周匝的空气也是快活的,然而这都是青儿赠给的,我感谢她,更有心的爱她那是不消说的了。可幸的很,我到一家公司做了销售,那之前各种的野处 与放荡的游耍竟真成为我工作的资料了。这个城市的街衢,各种人物的嘴脸,种种的暗语我莫有不熟谂,我终于在这里展开了翅子,飞翔!

   我用了心,工作成绩也在我的工资里往上涌,从未有过的充实笼了我,令我竟细细谛视起我往常的生活来,得到得只是笑。若不浸在黑漆漆的缸子里酿,怎能有醇厚的芳香呢!这生活的酒味,我初初尝到了。

   青儿买来了几盆花,我叫不出名色,素来不大会意的;她却高兴了起来,每日向我报着它的生长历程,似一个爱极孩子的妈咪。爱一个人就要她幸福,假使要我娶一个女孩儿,我要她爱我呢,还是我爱她?理想中是不分彼此的---这个问题可是尽恼人,只有以后再虑了。

   我记起自身的没文化,公司里的每日报表都让我头晕目沉的,不知怎的,我破天荒滋起学习的心来。可学什么呢,基础是极差的,总要有个方向才好。我在应当学习的时日里挥霍了流动的光阴,如今却反被这光阴抛弃了。我与她小心的商议,下决心要学习文学了,一者极易入门,二者没有拘羁,三者也能迎合我年龄所掌的记性。青儿却已管不了 这么多,我所尝做的诗歌那比得上她的一朵花?只说,你顾家便成。

   我体味到她的寂寞,这是我应当取走的,但我竟忙的忘却了;也述不清为什么,往日薄视的学习与工作一旦入了我的心,便令我如同小猫一样温贴,我再也不想出来了,我分不出身。为了对我的歉然分些力,我便建议她去找点小工作,可以与时间这怪物融洽, 又能多识些朋友---之前的朋友也已消疏了,是当有新生活的时节了。她笑着瞅了我一眼,藏了意味说,“你不是在心里不同意我找么?现在转心了?...”我蓦然晕红了脸,转了话头,“我要上班了,你在家时乖些!”我真的要走了,却又掉过身来,走向她,拥了她一下,似乎是那声对不起。我又说了声我走了,然后闭了门,离开!

   日子在没有变故的情形下宛若潺潺涓涓的水,也便这么悄悄的流,那幸福也融在其中,隐伏了。虽然我去了往昔的顽劣,但这主意却是不曾变过的,一直以为平淡就是幸福;可那时的心想要平淡,却正如转着的陀螺,罪恶麻痹的诱惑却不允诺我停。良知与良心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也正因如此,我获得了在我心上辗压的痛苦。现在它去了,代之而来的是急遽的时间,我要紧逐那掷下的时光,挽回我所失去的,至少可以懈了我心中的痛悔。我真的忙开了,生活的细节享受也为此而报销,青儿也用那不满的颜色给我看。她要我多多陪她,逛街啦,聊天啦,甚至忘不了我出门之前的那个浅浅的拥抱...

   我始终搞清她已弃却的活力会复苏的这么快,有时竟被她萦缠的生出厌烦了,人说女人是奇怪动物,是不谬的,却不知那时错的不定是我自己呢。我沉醉在文学的天地里,“乐以忘忧,愤以忘食”,读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朝闻道,夕死可矣!”“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知足不辱,知止不殆。”未尝不在心头荡漾。我也试着作诗给她听,她不假思索的说好,我反问她好在那里,她说好就是了,为什么要问到底呢?!我嗅到她对我的敷衍,也觉出我在这个家里的寂寞,但又不能迫人的喜爱罢,也不过是用手指在她的嫩脸上撇一下而已。

   其实我能作出什么好诗,也不过是聒噪罢了。我本当喜悦她说好的,至少不为她老公洒脏水,但我那时的心儿却是完全敏着她的言不由衷,很渴望爱情之外的友情了。她又从公园市场里带回来一只狗,很憝实的模样,那走动稚拙的可爱,也曾主动拱着我玩儿,但不久我便嫌恶于它的吵嚷了。青儿不在时,狠狠踹过它几脚,它倒聪明,之后见到青儿竟呜咽的叫,但就是不肯改了闹腾的脾性。还好,我与同事渐渐热了起来,其中也不乏那些清纯甜真的好女孩,我的笑容竟是移在公司里。我对青儿仍是爱着的,但发现她愈来愈俗气了,使她明白读书时是要少打搅的道理竟费去了我几个月的时间,还弄的大家都不开心,现在想来倒是我太注重以前没有的所谓的事业了。我一直固执的认为是她的不该,至于有些霸道,随有是后悔和愧然,如如此此的反复着,战争便开始了。

  

爱是一片叶子

(四)

   我在心上生出了懊悔,真的,我的确是如此!与她吵嚷的缘由还是不要著明了罢,那只能证明我的极劣的风度再次发作罢了。举凡一个向往品质变好,而又踏在前进改悔之道的人儿是再不愿把吵架这种撕裂美的行为再拿出来展示了,正如小心地掩着他那丑陋不堪的伤口。那么相反而来的便是我的让步,做男子汉是要有所付出代价 的,但我现在乐意付出,也能够付出。为了青儿,为了我们的生活,再说生活不就是如此么?---顺忍、圆软与经营。我这次可并不吝惜,把那句对不起足足说了十几篇。我念起她跟我的不容易,念起她的为我的叛逆,这些日子对这个家的操持,我就什么气也消泯了。我还为她做了首诗,她笑的很灿烂,很喜心,并说这首诗是真的好,说真的。我信了,在读完时我们同时流下了泪。我当时是多么的情思激昂呵,并在这激昂中再次坚定着我们固持的生活呵!

   现在就把这首诗附在下面,以证实我的所言非虚。

   我啄食了你的爱:

  我独自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眼目是天上的月,

  盈漾着赤色的大地,空寥的旷野,迷蒙的远山

  这一切变做我的家

  仍在找寻那片绿

  寻找那片绿

  神灵赠予我季节

  自由变做一只鸟

  放歌在柳湖畔

  但我不能久唱

  这些东西只是入了我的眼,而不是,我的胃

  我找到了那片绿

  在我的胃口里

  同时,酝酿了那份情

  是我,啄食了你的爱

  你说不要紧

  爱会让我自变身

  我真的化成一只绿毛的鹦哥儿

  永远逗你常青笑

  我是真的真的好爱你!

  我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满目的青,逼眼的绿

  但我,自有那份青绿在!

  她早在我的魂灵里!

  是我啄食了她的爱----

   也许不是诗罢,但已是尽了它的职责,青儿听到了是很高兴的,有一种娱乐与真情在心头漾,也就不虚它在我的心头所酿出了。

   趁着兴头,---也许是排遣心中所积的郁闷罢,我们一起出去玩耍了一天,我是极爱静的,她也是,自然是一拍即合。城市这地方总觉得很褊狭,我便建议到郊野 的地方走一走。她表现出很依从的样子,似乎也是顺着我的随意,并不与我争似的,但关键是她只想陪我罢了。这个,我幸福的知道,就不用多说了罢。

   在城市中只听到人家的窗子响,从不比这里才是真正风的声音,呼呼的好怕人,---我们并不老,那是不用说,所以起了野气,并不惮这些自然环境的恶劣,所以说来就来了。极目的是一些枯树,它已隐藏了它的生命了;濛濛中的山色竟是褐红,全是风沙的功劳;回首是城市上空的一团黑,惊于生活在此中的情景已是多年了,竟不知?风大的似乎吹走了太阳的光,暝色中有几个孤单的身影,也如我们一般浴在这天地里;没有小动物,也许早已绝迹了罢,有的仍是人工建筑的大盆,如古代的城堡一样贮立着,独单的冷峻;河桥上是石刻的栏杆,下面的薄冰的水...虽然入目的尽是荒凉,但我的心里却荡着热,明白了生活不光是事业,还有其它,比如爱情,对人的关怀,比如今天喝彩的这次游览!

   我发觉她有些冷瑟了,便为她披了衣,让她偎在我怀里,作为我能给她温暖的一点证明。我看到她的迷离的眼,轻轻地对她说,我们回去罢,好么?下次一定携你去旅游。我把我的温柔拿了出来,不想她却着了火,提出要游的地点与时间来,我这是自烧身,怪得了谁?只得忍心答应,大有荆轲一去不返的壮烈。这生活里的任何代价那里有均衡的时节啊?!

   我自以为从此就要平静了,但不久便有人赠予我地震,坍塌了我的良知,我的灵魂,我对自己心中的信仰,一切充满了另类的传奇。当然这是我的怯懦与错误的识见嘲弄我,我陷入了一次灵魂的挣扎。最后导致的结里那是不消说了,但事实的真象却又意外的轻减我的痛悔,反是在清明里从又寻到了良知,尽管一切都变了。

  

爱是一片叶子

(五)

   前面说到一个问题,现在就要回答了,---已不能不答了,我遇到了尴尬。我与青儿虽然入了一个家,但在我魂灵的深思处不知总缺些什么?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那是一种自然关爱的东西。以前怎样都没弄明白,我只觉得自身被糊涂包遮了,只与朦胧的光明略略识面,而青儿与我的关系在潜意中也同样的迷茫,又似跳入不甘心的寂寞的湖,双手捉摸着不拘什么东西,有种依附的欲望。现在重申那一问题:你是要把爱你的人拥进婚姻呢,还是你爱的人?

   我一早压根儿就不明白真正的爱,现在她向我靠拢了,我感受到她的温暖,却同时在道德的骨头里透出缕缕的寒意。准确的说,我爱上了另外一个女孩...我一真 以为自己是玩世不恭的,那是因为近于放荡的自由,少人来疼爱,又不懂责任这回事的缘故,良善的一面仅是没机会发出她的威势,自从她被激发之后,尤其是有了青儿以后,她便时时叩着我的心钟,同时也是对青儿那种为我绝决叛逆的感动。

   我的个性与身体的热力怂恿着我,让我追求自己应得的;外界的香气也一在鼓励着我吸吸的思想的嗅觉。我一再在心中思量着,我一定能制服我的怯懦,不能让灵魂放在砧板上被屠宰,于是痛苦却不由分说的将我屠宰了。我还是向自己问那个问题,答案竟是我要把我爱的人拥向婚姻!我不能禁止这种我认为是充满肮脏的念头, 我一直用沾了盐的鞭子笞打它,但反是更增了我的欲望。我能背叛我那可怜的青儿么?我只是一个渺小的人却负了这种淆乱的情愫,我想我要疯掉了。

   自从上次和释之后,青儿很平和,每天一丝不苟的打点着一切,这更让我不安。她看到我事业进步了,又老实起来,已是很知足了;却不知我的心儿反激漾了。 那不安愈是敲打我,我陪青儿的时间便愈长,也许是一种躲避新识的西萌的手段罢,我一并不同性质的欺罔了自己与青儿。青儿起始有些傻傻的,并不知情。唉,可怜的青儿,你真敏不到我真实的心愫么?之后便是稍稍的怀疑,不久纸中的火焰暴出了,便焚去了那怀疑并一切念想中的浪漫。

   西萌并不比青儿优美多少,我觉得她是胜在有吸住我的气质,大方温婉,行止得体,却又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拒斥。声音复轻盈欲融,还含有那种音韵美的物质,这已对我是一种不能禁的诱思了。我曾偶然闻到过她的发香,不能忘却鼻腔里流动的清新与那种独特。我所掌管的词语是多么的贫瘠呵,只觉着一些思欲的虫子沐了充身的馨香在我身子里窜,但就是描摹不出那种感觉。这在青儿身上是找不出的,我想我是中了平淡的毒,青儿便在我麻痹的时节进入我的生活。

   我觉出西萌对我有意的好感,在这时我心思宛如张了力的弦,莫名的充盈,我什么不知道呢?我与青儿的事竟似乎忘却的在她面前从未提过,有时想用此置一道篱笆,但一与她谈天便不知飘到那里去了,内心里反滋起了畏惧。我毫不怀疑自己的怯懦与无决断,也许年青的身体与不成熟的思想赠了我另种疯狂,我一直在头脑中拟想着果敢与快刀斩丝的决断,但竟不是向着青儿的。

   我沉入了一条不能明晰方向的河,有各种小鱼围拢来啮着我,我嘶叫着挣脱,醒来是充身的汗。西萌却在某一天向我示爱了,我浑身冰了一下,随又热了起来,我当时明白了一种感觉,那是叫疟疾的一种病,我的确也已病入膏肓了。

  

爱是一片叶子

(六)

   我知道那种叫关爱的东西,之前我曾一度勉力的寻觅它,现在我宁肯暂的不要。我觉的这在我身上是一种浓重罪恶,因为它把我的心与青儿分离了。我的思想如被系了结实的绳索,一种神力在另一头收紧,我便渐渐向西萌靠拢。我的确搞不清这种莫名的情愫,开始关心她的一切,回味她的一切,比如衣食,她偶尔泄漏的家庭消息,她的身体状况,比如她的嗜好,她的自然亲切的言语,她的举止行作...

  我从未如此的为一个人吸引,也从未如此的关心一个人,我知道是一种叫孽障的东西袭击了我,打的我溃不成军,让我俯首帖耳。任何东西都是相对的的道理,在这时也铭刻的体味到了,但却是阗嘴的苦涩。我恨不得打碎这份对西萌的关爱,但这想法只在头脑里发了它的威势,到逢到西萌时反变做小心的温柔了。我的怯懦呵,你迟早要毁了我!我认为我这些卑劣的行止一定要受到某些人的詈骂,但我魂灵中的激情背叛了我,我控制不了我自个儿,终是那么做了。

   我获得了西萌的爱!这可幸还是可憎的爱?!

  我觉着古诗中的“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这句话轻轻着了我的心,但却是两种滋味,道德伦理对情欲个性的叫嚣,身心偷且的幸福与“我有一个家”的挣挫---也许这本就是一回事,我们总在要害时忘却了身心的不正当是理性的枷锁。我的枷锁却是要朽的腐掉了,或者我原本就没有过这个枷锁罢,但我真的体会到挣扎,满眼的星的飞跃,映在头颅中的昭然若揭的愧然---我自以为那是种感激的物什,不由的疑审起我所谓的对青儿的爱来。

   叔本华说哪里有爱?压根就是生殖冲动。我意想他若是遇到我这种情形,会更彻底的,或是变更了内容的说:哪里有爱?压根就是自己酿出的烦恼!在我来说,这句话是的确的,我岂只是烦恼,都要让它炙焦了。远不如柏拉图在理想国中的想法,连爱都明确规定了。我现在真想到了那个国度,尽管“理想”二字在这里充满了嘲讽与荒唐的意味。那种痛与恼正如创口刚刚结了疤,痒的不耐,又不能硬搔,唯恐加了新创;但我却恨不得掀下那紫糙的疤痕,让它来个痛快!正当我为这疑惧不能安眠时,西萌为我出其不意的掀下了它。

   我们约会了,还是她主邀的呢。先是叨了些工作的事,随后观览了在公园里小湖中突眼鼓腮泛出银灰色光彩的鱼,---我当时只想到它们的自由,看到它们悠悠舒舒的动作,发起痴来。她用手指向覆着绿荫的假山,要我一同偕她攀登,“不要沉思了,与我一起不高兴么?”我听到了,一时展开了笑,捏了她的手,一同向那山援去。在此时我又来了那种病,忘了其他,西萌暂做了我的麻醉了。

   登临后,我们都喘着气,她光洁细嫩的脸颊溢出绯红来,我觉的胜于这山色的美丽。她发觉了我的谛视,平添了几缕春意,脖子柔软的撇开一傍,眼神往里缩的避躲,近乎呢喃的问我道:“你真爱我呢?...”这一刻,什么负心,什么职责,什么往日的揪扯与徘徊,都让情欲的雀儿与我爱她的心啄食了。

   我笨拙的伸开双臂,拥住她健康茁实的躯体,迷醉的嗅着她的可人的气息,收拢来,第一次吻了她。

  

爱是一片叶子

(七)

   爱情不能使我清明,只是怂恿我跳入黯墨悖惘的深渊的行为成为事实罢了,我不断的思虑便是随在她后面的救护车,却不想还是无能为力,到场只瞻到激情焚毁下的遗骸。我情感的天枰终是闭了眼的倾斜到西萌那边了,虽然痛心的潸然泪下,同时也是这痛使我下了决心。我甩了甩手,把怜悯,道德,想到的青儿的哭泣苍白的脸一起甩掉了,这一动作似乎也为我可鄙的决心注入了撕去痒着的伤疤的一点痛快。我想,我已经疯掉了。

   送西萌归家后,我独自一个走在大路上,并不理会各种车辆的喧嚷,只觉着它们是一群正在觅食的蚂蚁,---这世界如此之大,许些入目的物什,在现在与我何涉呢?我想起我的孤独的内心,心酸的童年,曾经模糊的人生观,未成的事业,荒唐的爱好...尤其是那文学,我的努力都化做我内心敏感活游的细胞了,它只教会我怎样更痛苦,而不是怎样去解脱。包括与青儿的在一起,在如今看来也是不幸了。啊呀,你们都来罢!我现在就打碎你们,我要做我想做的,要我想要的,我不管什么了…

   我走到家门口,没进去而是又折了回去,重过那条路,也象是重走刚才的思想之路,也走了刚才的思想之路。这令我的理性清明了些,又不忍了。我对青儿如何开口呢?这一问题是如此的令我焦躁,让我想起了刚才还不屑的动物---蚂蚁,热灶上的蚂蚁。我慢慢俯了头,心思进入到从未到过的地方,我迷了正常思维了。眼神却总瞅那棵已经颓歪的细杨树,好似它能引起一个诗人的灵感那样,又像是对一个久别亲人相见而又不敢相识的端详…搞得过往的某些人也赠了些奇异目光给这棵树,同时额赠给我。

   我醒神后却是心酸的想哭,有谁能理解我呢?我的对美好的向往,我的精勤的努力,我的苦涩而粗糙的内心…,不想眼泪从眼角溢了出来,迷蒙掩了我的眼。好久,我倏然感到后背温敦的一拍,却是有人用爱心关注我了。我听到“小朋友,你没事罢?…”的话,忍不住苦笑;还小朋友呢?我转身看到了那拄着的拐杖与佝偻的身形,便向他摆摆手,“我没事,我没事!…”我听到那人步履蹒跚的轻呼,才想起我是要送予他些帮助的,但那身影已远去了,只得作罢。

   还是要回家的,我竟是独自逡巡徘徊的久了,比往常迟挨了几个小时,天已是大黑了。

  我打天门,待青儿关心的问候与嗔怪的言语,但我什么也没听到。她独自蜷在床的一角,头发散开来,看不到她的面容。屋里添了冷情,连那往常动影的灯光也变作惨白,没有一丝作过饭的味道。我反产生了一种惧怖,又隐隐约约觉着有一种不祥的预征,所要来的终于要来了罢。

   我看到了青儿满面的泪痕的脸,虚虚的问到,“你今天是否不舒服,有什么事跟我说呀?…”我自己都觉出这话不是出自我的喉舌,似是暖壶里横溢出的蒸气,它到底不能“真”什么。青儿却哽咽着说不出话,只从后抄出一张长长卷轴的纸,本能中我便拿到了手。那里附着比与她更多的西萌的电话,我蓦然间懵了。

   我怀疑起青儿最近多了的矜持,对我份外的宽大,言语中似有似无的暗示…我全明白了,她是用另一种方式来保护这爱的,并不是一无所知,仅是很耐心的盼我回转了心罢了。我却昏在了西萌的爱里,自以为青儿的不觉,还为此有些难过与不忍。我才是有些傻愚呵!她看不是事,正如我的相反下决心的不能忍,这先锋的子弹却是她始射出了。

   我站在那里呆了,仿佛经历了几万年时间的麻醉,同时畏怖着那叫醒来东西!

  

爱是一片叶子

(八)

   我说不出话…青儿的幽幽的呜咽声飘入我的心房,啮着我没有死掉的良那点良知,我的内心酸酸涩涩的似要融掉了。人生天地积久的褪色在这一刻鲜明的斑驳起来,---虽然痛苦,现在都这样了,我决心勉力打碎它。但我还是说不出来,内心的那种酸涩仿佛蚀掉了我的声音,麻痹了我的喉咙,到嘴的话语只变做了嗫嚅---我尝到口唇咸咸的,原来自己的眼泪不觉已滑到嘴里了…

   本已觉着我的不当,又念起故情,很想拥住她向她诚心的忏悔,但对西萌的那份真爱烧的我心坚硬起来,虽再多眼泪也不能把浸软。想到这里我把泪擦去了,带了一往无顾的动作,带了生硬的粗莽,我再次感到伤痛之水浸着自己的那块铸铁似的坚硬的心,---明确的,肯定的知道青儿的一切已不能感化我了。我的内心归属究是向着西萌的,我不能违弃那种感觉,那不成熟的心已入了她的牢笼,这时我是真的疯了。

   我们便这样相然而对,俨然是各为自己伤心的陌生人,但青儿的伤心是我赠与她的。

   她终于抬起头来,用很迷蒙伤凄的眼神瞅我,我身子蓦的似乎通了电,击的心湖水花飞洒,眼泪又噙在眼角了。

   但这仍不能化去我内心已滋生起来的耿硬!

   我那时自身的可悲可伤呵,那种该死的倔强,事后想起反忧伤的哭个不住。但在当时的确是麻木了,那种忍心想起来都让自己后怕。那是自己么?一个可憎的人儿!

   到底是她先开话了:“你真爱她么?…”

   我点了点头!

   “你爱她深过我么?…”

   我没有动作,却听出她的不舍与依恋。---很久以后才知她是看重我们之间的情意。

   她又放声大哭的问我:“你为了她便一切也不顾了么?…”她哽咽的很厉害,胸膺不住的起伏,使我不忍再注视她。我的心已融了大半,但只是真实的为我们伤心罢了。我在那种失痛迷茫的当儿听到她说:“当初…当初…”那又哭了好一阵才又续着说:“你不爱我就…就不当说爱我的…也不当与我在一起…”

   她的哭声引的我也些哽咽之声。我对她说---说这话时我正如从高楼跃下,又似乎是失去了一切观能---我说:“我不知怎的,我忘不了她---也不能没有她。”我不怕那种摔死的惨烈,我豁出去了:“她给我的感觉才是爱情!我们所发生的一切之前以为那是爱情,其实不是的。”

   “我控不了我自个儿,就如弯了弓的箭,我已不由我自己了。”

   “我也不想的,那真的不由我。请你相信我---”

   “是我对不住你---我也忘不了我们的温暖,但…但那不一样!也许我有些发疯了罢!但我正是得了这种病,无药可救的病---”

   我的额头与鼻梁辣辣的痛,她扬起几本书砸了我。还有那个淡绿色的烟灰缸,烟灰如同我们此时的绝裂,分分析析的落了我一身。我知道是我不对,转了身出去。我已不理她的哭声了。不久便觉的额上黏黏凉凉的,我也知道那是出血了,但我不理会它。我这样子能去找西萌么?我怎能这样如此去找她呢?尤其是有一个女孩儿为我如些的伤心呢!

   我在离西萌家不远的大路上独自踱了一夜!

  

爱是一片叶子

(九)

   我从未有过这样的心躁,那种沉默的割裂,无可主掌的对心的屠宰,莫名充斥在心里的犹疑的撕攫---是错是对只有天知道!?只有那把人的心儿造成如此苦痛的天知道!弥尔顿的撒旦这样认定:心灵是它自己的园地,在它自身里可以把地狱造成天堂,把天堂造成地狱!但我对自身的和释终是敌不过我的隐伤的内疚,更敌不过对西萌爱的诱思与渴望。此刻我只想失去我的心灵,抛弃我的一切感知,正如那株空了心子无思维的老柳树。

   谁能赠予我答案,那怕能引发我灵感的参详也好,我将以最大的诚心感谢他!在爱里有一种神秘的力量,那是种激昂的疯狂,正如面对战争张着的弦,羼了力的兴奋与心灵身心的撕扯,我怕我不久就要折断了。这是命运,虽然现在已有许多人不兴这个了。我看到许多的人相恋---同居---分离,我不能肯定她们有怎样的心理历程与苦痛,我想都没有我这种情形激烈罢。这全是我一个人的错啊!青儿无条件的来爱我,我现在又无条件的去爱西萌,这爱的移徙造成的混乱在我这里是如此的强烈,以至让我想起人类文明的动乱,但我却不能有历史---人的生命是怎样的短暂呵!我只浸入情与理的流中,慢慢衰颓,喘息的挣扎,---我想我的心灵将很快比我的身体先老去了罢!

   若理性入了我心并把我征服,我想我就如一块顽石一样了,心将永远与情趣诀别了;若随情所恣,那么人性又将搁置到那里?我想这种龃龉不仅煎熬着我,在其他人那里情形只不过不如我这样特别罢了。道德与情感同时向我呼救,我诚然不知去挽救谁了(?)。况且,我现在主要挽救的是自身,这种酷热的火焰正焚灼我啊!

   这两者既然不能同存,那就含着泪来作出抉择罢!我觉得我也是个可怜的人儿,西萌是不会喜欢听这些的,她要的是我的抉择,而不是其他。我的景况我想她多少是知道的,只不过不言明罢了。我心里对她滋生了一种道不明的恨,又想到爱是自私的,便辨不清是恨是爱了。我们三人同入了一个陷阱,最受伤的那个人是谁?谁又能真的获得幸福?

   我想了一夜,很想找出那答案,但又畏葸那答案,也觉出不可能有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的。既然我已狠下心了,那就再狠一次罢。当时我想也有一种惯性的病态的疯狂存在着,我真的这样决定了。

   当我回去时,青儿已不在了。家里仍是为她清洁过了,但却明显有一种感伤的意味,我的,她的。她真的走了,我失落且心虚的厉害,很本能去找寻她所留下的那怕是一丝的信息。我看到书桌上面用那只已缺了角的绿色烟缸压着一张纸,我近乎紧张的走过去,笨拙的伸手拿起来。

   致--(也许不知用什么称呼好,她涂去了这几个字):

   你是我爱着的人儿,虽然我不了解你的内心,但我已努力去做了。我读了你的日记,是我不该,我已获得了读过它的内心苦涩的惩罚。

   你是善良的,尽管之前放荡不羁过,但那些都是些无伤大雅的行为;那是因为你是一个孤儿,缺了爱罢了!

   我除了伤心,不知说什么好…你已不爱我了,那么,我只有离去!我不会再来搅扰你了---是的,是你啄食了我的爱,我想我再也不会有爱了…

   祝---祝你们幸福!…

   青儿书

   我看到了这张纸上有些已灰暗的泪痕,还有最后那几个重描过的很丑陋的叹号和点,便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了起来。我的心似乎正在洒着血的分裂,我太低估了青儿,也在之前少了多少对她的亲爱呵,既使是没有西萌之前我也没有做到过。

   我的心已麻木了,在此之后,几天没有去上班,也没有去找西萌,并关了手机。我累了,我需要休息!

  

爱是一片叶子

(十)

   与青儿的爱就这样结束了。那么幸福便真的温柔进入我的世界了么?

   我掐断了我一度回忆的丝索,它是那么轻,我想不到它的任何意义。已经快中午了,却没有胃欲,我已长时间把用餐给忽略了。昂首外望,门前那株细柳的落叶萧萧而下,正应着我此时的意冷。

   与青儿分手后,本来与西萌当顺利发展了,但我真的错了,在不久我才发现她的性格里浮出的劣质。是我对她的爱麻痹了我,她首先要求我换大一点的房子,以我目前的境况只能去抢了,我能么?同时还有她的懒惰,怕是比青儿丢了一半都不及,什么事务都搡给我,她只逍遥着。她原来还是个私生子,这不能不影响她的家庭,有时简直是一团糟。我已跳入了她设好的河流,不能很轻易的爬出,只能忍柔韧的坚持着。这是一个反应,我在颜色上不能不稍许的泄漏出来,她对此倒是很敏感,也一样的加倍偿给我颜面瞅。我反过来爱哄她的时间便超过了我之前独自读书的时间。我的文学呵!早已是我丢弃的可怜的孩子了。

   终于有一天,她来对我说,她要搬到另一个地方去住了。她妈妈转正了,真要成为她亲生父亲的妻子了,---她的那一个继母有幸得病死掉了,却对我是个不幸。她在走时也掬出几滴眼泪,说是她也没办法,因为她的生活变了,再说也不能对不起她的母亲。她母亲对我们的事一直就未首肯过,我是知道的。我那时内心麻痛的不堪,忍着对她说:“这不是你的错,你不必再意我!”然后就这样分别。

   我其实早已预知我们不能长久在一起了。不说上天对我的惩戒,单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已屡次出现了尴尬。对生活的一贯性与趣味来说,我早与她分道扬镳了,分了倒也是一种解脱罢!由于一段时间里总是精神恍惚,我在工作里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就这样工作也没了。

   今天朋友打电话给我,说青儿挺着肚子出去时出了车祸,她不能幸免,还有那肚子中的孩子。我仔细念想,想起以往的种种,我全明白了---那孩子是我的。我甚至能想到那抹红。我一直避着她的有关信息,但还知道她似乎还没有另外的男友呢!

   我那几天生了病,一直在床上卧着,身子很虚弱。得到这个消息,我只是挣挫着笑。青儿说我是良善的,只是有些怯懦,那是不错。她早已知道的。那么她为什么不早与我说呢?也许她认为早说也没用,她仍是那么的倔;或是存着待我悔了去向她赔罪的心罢,但也许对我失望的透了…我苦笑了起来。我很累,需要休息!我记起不知那本书上读过的诗,便哽咽着诵了起来。

   “我的歌已经唱完,

    我已把诗琴收起。

    歌声与歌唱转瞬即逝,

    如笼在紫苜蓿上的

    轻灵而缥缈的影子。

    我的歌已经唱完,

    我已把诗琴收起。

    我曾歌唱如早起的画眉,

    鸣啭在露湿的灌木丛里。

    可此刻我已经喑哑无语,

    如一只唱厌倦了的红雀,

    因为我喉里再没有歌曲,

    我已度尽我歌唱的日子。

    我的歌已经唱完,

    我已把诗琴收起。”

   我给要好的朋友各打了电话,让他们明天到我这里,说有事。

   我仰卧在床上,轻轻割裂了我手腕处的那根涌涌而动的血管,我看着鲜血汩汩而出,竟有一丝欢喜。不久便觉着喉舌很干燥,微微有些喘息了,但也有一种懒慵慵的舒服。我又想起了往昔的种种,像是做了一个梦。最后,我努力睁开眼,看了看那几道血痕,便又笑了笑,然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穿过云层

  看到世界的颜色

  那漾在心头的情理呵!

  挣扎在褪色的岁月

  当明日便要解下我的金囊

  我括财何益?

  当生命的诚性掉入陷阱

  我要莫可的犹疑如何?

  当爱令人心碎

  爱与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那么,明日便背了行囊

  来一个放逐的了断

  但我不能荷了愧疚

  令爱在落雪里等待

  我要放起美好

  瞅她轻柔的漫舞

  几千年的文明一旦打碎

  她便只能舞在我的梦里了

  在我蓝色的血液尚未洒出时

  我还能作梦

  痴迷的不愿醒来!

  那漾在心头的情理呵!

  挣扎在褪色的岁月

  现实的痛楚

  让我失去了一个梦!

  我酿在寂寞里

  不愿醒来

  不能醒来!

  因为,我失去了仅有的那个梦!

  未来的呼唤呵!你又在那里?

  在梦里么?

  曾如我一样!

  小说:

爱是一片叶子

(后记)

   在写的过程中感谢大家的支持,虽然自己所作的作品微不足道,但大家兴烈的来访仍是给了我莫大的力量。本是想每个朋友必皆回访的,但还是因缺少时间便偷懒少 回了,这是要致谦的。我想大家的不少心血都在博里了,以后是要多多交流的,同时也能看到这个世界人心是怎样的美好,或是曾是如此的美好。

   有人留言问作品中写是否是我的故事,我只得说当然不是,小说嘛,只是一种想像与情感的宣舒罢了,或许与作者的现实生活正相反呢。还有人对这个简单人物的命 运表示关心,能引起读者这样的探究欲望,我是很高兴的。还有人留言说“读够了!”“读够了!”一连两句,我不知何解,至现在也不知。我知道我的渺小,所以 也不惮人来说。

   当作品定到第十章时真写不下去了,我已不能忍耐,自己想着也会心酸,便迅速把它掷给高潮,然后结束掉。一来可以留些念想的空间,二来“我的痛悔”这一主题目题也需要这样去做,三来当然也是我的才力已尽,自身原本肚子里的墨水便不多。

   当然仍是非常希冀着大家的光顾批评,能给这个作品的不完美划一个尽量完美的句号。

   再次谢谢大家!在这里祝大家永远快乐!

请大家提供一些描写叶子的古诗

1 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唐·沈全期《古意》

2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唐·贺知章《咏柳》

3 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唐·张九龄《感遇》

4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唐·王昌龄《采莲曲》

5 林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金.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6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宋.杨万里《小池》 叶上初阳乾宿雨,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宋.周邦彦《苏幕遮》

7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

(李峤《风》)

8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唐·崔颢

9 常恐秋节至,煜黄华叶衰。(《汉乐府·长歌行》)

10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宋.林逋《山园小梅》

11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宋.王安石《咏石榴花》

12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宋.宋祁《玉楼春》

13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汉乐府民歌《江南》

14渭城朝雨?徘宄浚蜕崆嗲嗔隆!啤ね跷段汲乔?

15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唐·李白《日出入行》

16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唐·李白《塞下曲》

17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稀。——唐·高适《燕歌行》

18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宋·李清照《如梦令》

19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宋·陆游《游山西村》

20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宋·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芳》

21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唐·白居易《赋得古原草送别》

22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唐·白居易《钱塘湖春行》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唐.贺知章《咏柳>>

林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金.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宋.林逋《山园小梅》

浓绿万枝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宋.王安石《咏石榴花》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宋.宋祁《玉楼春》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汉乐府民歌《江南》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宋.杨万里《小池》 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宋.周邦彦《苏幕遮》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李峤《风》)

常恐秋节至,煜黄华叶衰。(《汉乐府·长歌行》)

1 九月寒砧催木叶,十年征戍忆辽阳。——唐·沈全期《古意》

2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唐·贺知章《咏柳》

3 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唐·张九龄《感遇》

4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唐·王昌龄《采莲曲》

5 林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金.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

6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宋.杨万里《小池》 叶上初阳乾宿雨,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宋.周邦彦《苏幕遮》

7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李峤《风》)

8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唐·崔颢

9 常恐秋节至,煜黄华叶衰。(《汉乐府·长歌行》)

10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宋.林逋《山园小梅》

叶子古诗和叶子古诗词就给大家介绍到这,自由文学网尽力给大家提供更多优质知识,喜欢可以收藏哦。

文章标题:叶子古诗(叶子古诗词)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3610.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