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中的数学(古诗中的数学之美)

频道:cq9电子娱乐 日期: 浏览:17

古诗中的数学很多人都想了解,自由文学网的小编给大家整理了一些介绍,接下来就给大家详细讲解下古诗中的数学和古诗中的数学之美。

古诗中叠词有什么作用

诗歌中叠词的作用

李清照的《声声慢》的开头连用了七组叠字,“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向来受到人们的赏识。徐说:“首句连下十四个叠字,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也。”梁绍王称之“出奇制胜,真匪夷所思矣”。

这七组叠词妙在何处呢?首先,在内容上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词人自己遭受不幸后的精神状态。“寻寻觅觅”,侧重写动作,心神不定,怅然若失;“冷冷清清”,侧重写感受,孤单寂寞,形影相吊;“凄凄惨惨戚戚”侧重写心境,悲惨凄凉,终日愁苦。

三者用“情”贯穿一起。其次在声律上急促跳动,铿锵有韵,有节奏感。此外,在结构上为整首词定下基调,创造出悲伤的氛围,使读者屏息凝神,受其感染。

由此可见,叠字在诗词创作中独具魅力,其特殊功能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是形象性。

诗中叠字运用得恰到好处,可使所描绘的自然景色或人物特征更加形象。《

古诗十九首

》中《青青河畔草》开头六句连用了六组叠词:“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前两句写景,用“青青”、“郁郁”描绘出春天草木浓密的生机;后四句写人,四组叠字将思妇的体态、仪容、装扮等写得十分逼真,简直呼之欲出。

古诗十九首

》在叠字运用上堪称典范。再如《迢迢牵牛星》,全诗仅十句,用了六组叠词:“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形象地表达了牛郎织女缠绵的感情。

有些诗句由于叠字用得精妙,使其更富于艺术魅力,赢得人们的交口称赞,遂成千古名句。

如杜甫的“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之长),用“纷纷”、“细细”,抒发自己惜花、爱花的心情,造语似痴,但情真意切。再如韦应物的“漠漠帆来重,冥冥鸟去迟”(《赋得暮雨送李胄》),二组叠字使诗的意境更为深邃。《后湖集》说,每读此句“未尝不茫然而思,喟然而叹”,希望“图苏州”(韦应物)之句于壁,使余隐几静对,神游八极之表。

二是确切性。叠字既可以摹声,又可以摹色,达到摹状的修辞效果,使表达的意象更加确切。如《古诗为焦仲卿妻作》中“府吏马在前,新妇车在后,隐隐何甸甸,俱会大道口”,用“隐隐”、“甸甸”摹拟车马声,非常确切,渲染了兰芝被遣归家时的悲凉气氛,给人一种沉重的感觉。

叠字还可以摹拟各种声音;杜甫《登高》中“无边落木萧萧下”,用“萧萧”摹拟落叶声;黄巢的《题菊花》中“飒飒秋风满院栽”,用“飒飒”摹拟风声风声;岳飞《满江红》中“凭栏处,潇潇雨歇”,用“潇潇”摹拟雨声……叠字撮合婚姻时写道:“媒人下床去,诺诺复尔尔。

”这里“诺诺”、“尔尔”是答应声,相当于现代汉语中“好,好”、“就这样”之类的词,两组叠词把说嘴媒婆的油滑、奉承的性格写得活灵活现。再如《木兰辞》用“唧唧复唧唧”的叠词,写木兰的叹息声,也十分精当。

用叠词摹色的例子也不少。

如白居易的“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暮江吟》),用“瑟瑟”形容江水的颜色好像碧玉一般。

三是音乐性。叠字可使诗的音律和谐,读起来,琅琅上口;听起来,声声悦耳。如李白的《秋浦歌十七首之十》:“千千石楠树,万万女贞林。

山山白鹭满,涧涧白猿吟。君莫向秋浦,猿声碎客心。”诗的前四句分别用叠字领起,节奏明快,富于音乐美。

还有用叠字来描绘音乐的。如白居易的《琵琶行》中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五弦弹》中的“第一第二弦索索,秋风拂松疏韵落。

第三第四弦泠泠,夜鹤忆子笼中鸣”等等,这些叠字将乐声的强弱、快慢、轻重表达得十分具体、可感。

古典诗词中叠字使用频率很高。有人作过统计,《诗经》三百零五篇中使用叠字有二百篇,正如刘勰所说:“‘灼灼’状桃花之鲜,‘依依’尽杨柳之貌,‘杲杲’为日出之容,‘漉漉’拟雨雪之状,‘喈喈’逐黄鸟之声,‘喓喓’学草虫之韵。

”这些叠字在诗中有三百五十多句,运用叠字达二十六处之多,构成了这首叙事诗的一大艺术特色。因此,在鉴赏古典诗词时,对叠字的特殊功能不容忽视。

古诗中的句数有何限制?

古体诗是没有句数限制的。如《诗经》中的作品句数就很不固定,有的 只有一章,有的多达三五章。

而近体诗的句数是有固定要求的,即律诗每首八句,绝句每首四句。这 就意味着一首五言律诗只能是四十个字,一首七言绝句只能是二十八个字。排 律(长律)的句数一般限制在十二句以上。但固定的句数,并不能作为近体诗 最本质的特征,它只是外在的一种表现形式,因为在古体诗当中,也有相当大 一部分是这样的句数。

由于近体诗对字数句数的严格限定,以及诗人对内容最大容量的追求, 使得诗歌用语不仅要精心琢磨,而且能省则省,甚至省略一些在正常语法中不 能省略的成分。如“清新庾开府,俊逸鲍参军”(杜甫《春日怀李白》)没有 谓语中心语,但丝毫不影响读者理解。再如“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温 庭筠《商山夜行》)只用几个名词组合,就表现出一种静中有动的意境。正是 这种看似不合常理的语言,为诗歌增添了独有的艺术魅力。

古诗中的叶韵是指什么?

叶韵也作“谐韵”、“协韵”。在诗歌、韵文中,有些韵字如果按本音 来读,就会与诗中其他韵脚不和,这就需要改读某音,以使声韵和谐,叶韵因 此得名。

由于语音的发展、变化,后人在读先秦韵文时,会感到有些地方不押 韵,于是就临时改变其中某些字的读音。

晋代的徐邈、北周的沈重都有过改读之例,而南宋吴域所著的《诗补 音》和《韵补》,标志着叶韵始集大成。

叶音法与后世科学地归纳古韵、构拟古音完全不同,叶韵中的改字往往 是主观的,像《诗经。召南?行露》上下章同是“家”字,朱熹却分别叶音为 “谷”、“空”,为后人所诟病。

明末清初的学者顾炎武根据以《诗经》为代表的先秦韵文韵例、古字的 谐声关系,并借助声训、假借材料,离析《广韵》的韵部,由此得到了先秦时 期的实际韵部,现代汉语音韵学进而据音理、方言、对音等材料构拟出古音, 这才称得上是科学的方法。

不过,叶音说作为人们认识古音的一个

必要阶段,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反映出上古音

中的字音关系、韵部分合,如“下”字叶音

“户”,这两个字在上古时期确实都是在匣

纽鱼韵中的。

关于古诗中的数学和古诗中的数学之美,自由文学网已经为大家介绍完了,更多相关内容可参考自由文学网其他文章。

文章标题:古诗中的数学(古诗中的数学之美)

链接:http://www.at-aroma.com.cn/post/13742.html

文章内容由自由文学网原创及整理,转载注明出处。另部分内容转载自互联网,本着免费学习与分享的目的,如涉嫌侵权等问题请联系站长删除。